中英文

总部地址:济南市经十路15982号第一大道(海兰德大厦)11层 邮编:250014
电话:0531—68607171 4006031221 传真:0531—68607999 
版权所有:山东环周律师事务所 备案号:
鲁ICP备09057751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济南

法制经纬

Legal Community

司法关注·法官流失调查 当不当法官?且择且珍惜!

2014/06/06 02:08
浏览量
【摘要】:
部分省市近5年法官流失数据  (数据来源:2014年全国两会)  北京法院系统500多人辞职,年流失数量还有增加趋势。  江苏全省法院流出人员2402名,其中法官1850名。  上海法院每年平均流失法官67人,去年达到74人。  法官流失原因  工资收入低晋升空间小工作压力大职业风险高  ●一些大中城市,法官月工资三四千元,购房、结婚、生子等都成为他们不能承受之重。  ●法院层级低,职级空间有限,

部分省市近5年法官流失数据
    (数据来源:2014年全国两会)
    北京法院系统500多人辞职,年流失数量还有增加趋势。
    江苏全省法院流出人员2402名,其中法官1850名。
    上海法院每年平均流失法官67人,去年达到74人。
    法官流失原因
    工资收入低 晋升空间小 工作压力大 职业风险高
    ●一些大中城市,法官月工资三四千元,购房、结婚、生子等都成为他们不能承受之重。
    ●法院层级低,职级空间有限,特别是基层法院受到行政编制、职数的影响,法官职级晋升更为缓慢。
    ●一些经济较发达城市,一名法官年结案动辄三四百件甚至上千件,“五加二”、“白加黑”成为法官工作常态。
    ●一些当事人将对裁判结果的不满迁怒于法官,威胁、恐吓、辱骂、诽谤法官;外部诱惑多导致法官稍有不慎,就可能陷入司法腐败的泥潭。

现有法院环境难以实现理想
□法制网记者 周斌
    2005年,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毕业的刘明,在法院与律所之间,毅然选择了法院,成为北京一家基层法院的法官助理。7年后,已身为副庭长的他,离开法院做了一名律师,走得同样坚决。
    “虽然很怀念在法院的一些美好时光,但离开法院,我一点儿都不后悔。”他说。
    当年,刘明以422分的成绩通过国家司法考试。毕业前,他也曾经在律所实习。毕业时,除拿到北京这家基层法院的录取通知外,几家律所也向他抛出橄榄枝。
    但他仅为法院所动。在他看来,进法院是个安全的选择。自己法学科班出身,一直向往能有一段做法官经历,坐在审判台上“敲槌”,把当法官看作一件很神圣的事情。能够一直从事审判事业固然很好,即便今后从事其他法律行业,在法院的司法实践经验,也是一笔宝贵财富。
    组织双方当事人调解、协助法官起草判决书……认真干了3年法官助理,2008年,刘明正式成为一名助理审判员,可以独立办案了。独立办案后,他曾带领团队以全年办案超千件的业绩,成为其所在法院当年办案最多的法官,并因此立功受奖。
    2009年,刘明成功竞聘庭长助理,2010年被任命为副庭长,成为法院一名中层干部。正当大家认为刘明事业顺风顺水,前途一片光明之时,他却提交了辞职报告。法院领导谈话挽留无果后,2012年年中,刘明离职。
    回顾自己7年的法院生涯,刘明用一个字来形容——累。那种身心俱疲的累,成为他辞职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因为工作量太大,刘明几乎每个星期都有两三天住在法院,加班到晚上八九点是家常便饭。由于每个月都要对法官结案率、调解率、一审服判息诉率等指标进行考核,并最终与其评级晋升和绩效考核挂钩,导致很多法官“压力山大”,精神持续紧绷。
    如果说工作量大还能接受,那么工作内容则让刘明有些无法适应。除审判业务之外,还有大量的诸如政工等“机关类”工作,占据他大量时间。刘明说,自己的性格并不适合在机关工作,当初选择进法院也一心想做一名纯粹的法官。但大量的“机关类”工作让他有些无所适从。
    此外,少数当事人对法官工作的不理解让刘明难以接受。他告诉记者,一些当事人不认可、不尊重法官,开庭时在法庭上大喊大叫、撒泼打滚,个别律师输了官司就造谣说法官收了对方当事人的钱,在为自己开脱的同时也抹黑了法官形象。虽然这些困难是审判工作正常遇到的,但确实让法官们感到疲惫不堪。
    经济压力大和晋升空间小也增加了刘明走的信心。离开法院时,刘明年收入大概六七万元,与那些干律师、做公司法务的同班同学相比,差距很大。同学聚会时,他都不好意思提及自己的工资。“也许5年到10年之内,大家还能有些共同话题。10年以后,真不知道还能再聊些什么。”
    “法官目前的职级晋升和政府机关差不多,而晋升机会和空间又比机关小。”刘明说,院里一些资深老法官,干了二三十年仍然是普通法官,职级待遇上不去。虽然生活稳定,但与自己的理想确实相去甚远。
    离开法院后,刘明的选择很坚定,就是做律师。除了能够在经济上快速改善,更好照顾家庭外,律师行业宽阔的平台和强大的包容性,是吸引刘明的最主要因素。“律师行业参差不齐,上通天、下接地,至少可以自己选择成为一名怎样的律师,甚至能够在更高、更广的平台上实现法治理想。”刘明说,在律师行业,看不到天花板在哪里,他更喜欢这种有挑战性和未知性的状态。
    刘明加入了一家新成立不久的律所,经过努力工作,2013年年初被吸纳为合伙人。他说,律师虽然也很忙,甚至阶段性劳动强度会大过法院,但是,心理上的放松是法院工作无法比拟的。“至少我可以选择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到了这个年龄了,相信大家都会认真考虑自己未来想要的状态,无论留下还是走,相信都是深思熟虑后作出的人生选择。祝福那些至今坚守在法官岗位上的兄弟姐妹们,且行且珍惜!”刘明说。

基层法院晋升空间小进步难
□法制网记者 袁定波
    李林现在在一国家机关上班,节假日,她还是习惯和原来法院的同事一块儿聚聚。
    大学毕业后,李林考入北京一家郊区基层法院。工作几年后,结婚生子,压力明显大了许多。而在提为法院民事审判庭副职后,职业生涯要再往上走一步,就很难了。
    当然,这还不是促使她最终离开法院的主要原因。
    近几年,法院审理的案子明显增多,判决书都来不及写。李林最多的时候,一天要开6个庭,一个连着一个,午饭都顾不上吃。
    除审理案件外,很多时候,李林干得最多的是做当事人的工作,不然,案子结了,事情会没完没了。她审理过一起离婚案件,案情很简单,但夫妻双方就是互不相让,财产分割时,连根筷子归谁都要争。这时候,李林就需要不停地做双方当事人的工作。以前,李林一直以为,法官就是坐在堂上断案的,很威严,工作以后才发现,法官要做的事,很多都在法律之外。
    2011年,李林报名参加了国家公务员考试,通过笔试、面试后,她选择离开工作了近10年的法院。
    王深原是上海一家基层法院的研究室主任,也是一名资深法官。因其丈夫是律师,律师、法官一方退出机制实施后,她调离审判岗位。虽然还在法院,但是离开审判岗位,总觉得离自己所学专业很远,有被边缘化的感觉。
    其间,有一次组织调动机会,她去了某区司法局担任副局长。当时领导征求她意见时,她犹豫过,毕竟自己是法律科班出身,不舍得放弃。但想到在法院已经很难再有职级晋升机会,于是选择调离法院。
    像王深这样的法官,有着多年审判实务经历,法律功底深厚、调解经验丰富,同时也有一定的管理和领导能力,多为党政机关所青睐。
    据统计,2008年至今,上海全市法院流失人员去向党政机关多、高薪职位多。流失的法院干警中,组织调离204人,占54.7%,主要去向为组织部、纪委、人大、街道等党政机关。

法官职业理想与现实落差大
□法制网记者 袁定波
    2005年7月,张林从名牌大学法学院毕业后,通过司法考试、北京市公务员考试,一路过关斩将,带着满腔热情和憧憬,进入北京一家基层法院。在派出法庭工作半年后,进入该院民二庭。2008年8月,张林从法院辞职。
    从法院出来后,他进入一家公司从事法务工作。当《法制日报》记者问及辞职原因时,张林表示,理想与现实差距过大,经历过迷茫后毅然选择离开。
    本科4年、研究生两年,经过6年的法学系统教育,张林对法治、法院、法官有很多美好愿望和憧憬。张林一直认为,法官是一项神圣的职业。进入法院后他发现,法院工作与书本中学到的以及自己理想中的差距太大,理想落空后,他萌生去意。
    张林认为,法院人员结构极其不合理,真正从事审判工作的也就一半左右。作为那家法院的一线审判人员,张林深刻体会到案件多、压力大、考核多、责任大。但一线审判人员与非审判人员待遇一样,这就造成严重的不公平,严重打击了一线审判人员的积极性。
    最让张林受不了的是各种与法院审判本职无关的会议、评比、创新、外宣,没完没了,这些都让一线审判人员疲于奔命。在他看来,即使是一线审判人员,设置和分工也极其不合理,有太多时间要花在送达、内部流程、信访等方面。
    工作第三年参加同学聚会,张林发现,不少去国家机关的同学都解决了正科级待遇。而他因为在基层法院,晋升空间很小,副科级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解决。
    张林表示,法院行政化导致法院的职级设置按照行政机关设置,根据不同行政级别享受不同待遇。由于法院人员较多,但相应级别编制较少,导致很多年轻人看不到上升空间。同样的工作,在行政机关已经是处级了,而在法院还是科级,这种现象在基层法院尤其明显。
    收入低也是促使张林离开法院的一个原因。在法院工作期间,每个月的税后收入在3000元左右,加上过节费、年终奖金等,各项收入合计每年不超过5万元。不敢考虑娶妻生子、买房买车的事情,基本上就是吃光用光,没有剩余。
    离开法院进入现在的公司从事法务工作后,张林的收入有了明显改善,工作内容也相对纯粹。张林认为,法院的工作即使是审判一线,工作内容都比较繁杂,有很多工作实际与法律无关,更多是家长里短。而他现在的工作内容,基本上围绕法律开展,而且是实务中用得着,十分专业。
    张林表示,现在的工作提升空间更大,学到的知识和经验更实用。每跟进一个项目,都会有很强的成就感。
    尽管已离开法院,但张林对司法的那份情怀始终未曾放下。工作中,再因诉讼的事情跟法院打交道,张林会有更多感慨。 (应受访人要求以上法官均为化名)

关键词:
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一次性赔偿办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因垄断行为引发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闲置土地处置办法》
山东省公安厅、山东省司法厅《关于律师查询公民户籍登记资料有关问题》的通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
环周视点||破产衍生诉讼中法人人格否认问题探究
民政部承认公民收养条件过高 将修法鼓励
最高检对山西苯胺污染等四起事故挂牌督办 严查失职渎职
孟建柱在全国司法厅(局)长会议上强调努力在推进平安中国法治中国建设中有更大作为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法律服务和法律保障
曹建明:要严格规范权力行使防止检察权滥用
济南市人民检察院诉王怀忠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
张春成诉青岛大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买卖房屋合同纠纷案
山东省齐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济南中银实业有限公司对变更申请执行人裁定不服异议案
泰安市安源经贸有限公司与济南人造毛皮厂借款合同纠纷案
王万里诉山东省莘县交通服务公司、蒋高峰运输合同纠纷案
搜索
西原春夫:学习法律学的意义
国人十大丑陋
房地产项目开发具体流程
蝴蝶效应、青蛙现象、鳄鱼法则、鲶鱼效应、羊群效应、此为法则、手表定律、破窗理论、二八法则、木桶理论
红木家具与人体健康
勤奋是成功执业的前提
执业随笔
律师感怀
律师的信仰
少一些急功近利 多一点默默耕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