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英文

总部地址:济南市经十路15982号第一大道(海兰德大厦)11层 邮编:250014
电话:0531—68607171 4006031221 传真:0531—68607999 
版权所有:山东环周律师事务所 备案号:
鲁ICP备09057751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济南

日照国晖电子有限公司与山东国恒能源有限公司招商合同纠纷案

2017/12/14 09:19
浏览量
【摘要】: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0)鲁商终字第4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日照国晖电子有限公司。住所地:日照市东港区高科园园中4路207号。  法定代表人:王海卫,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韩新明,山东常春藤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陆阳,山东常春藤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山东国恒能源有限公司。住所地:日照市高产园北园四路269号。  法定代表人:张娟,董事长。  委托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0)鲁商终字第4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日照国晖电子有限公司。住所地:日照市东港区高科园园中4路207号。
    法定代表人:王海卫,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韩新明,山东常春藤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陆阳,山东常春藤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山东国恒能源有限公司。住所地:日照市高产园北园四路269号。
    法定代表人:张娟,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司徒一平,山东新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文兰,山东新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山东日照高新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住所地:日照市山东路中段。
    法定代表人:白建民,管委会主任。
        委托代理人:秦玉功,山东东方太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日照国晖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晖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山东国恒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恒公司)、山东日照高新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开发区管委)招商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日商初字第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国晖公司委托代理人韩新明、陆阳,国恒公司委托代理人司徒一平、王文兰,开发区管委委托代理人秦玉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2005年12月27日,开发区管委(甲方)与中恒公司(乙方)就中恒公司持有的高性能锺离子电池及材料生产项目落户日照市高科技工业园内事宜签订《招商、投资协议书》约定:甲方将高科技院内294.89亩土地,作为引进乙方高性能鲤离子电池及材料生产项目的工业生产及配套设施用地,分两期提供给乙方,第一期200亩,第二期94.89亩;乙方在甲方高科技园内设立生产企业,总投资规模45000万元,甲方以每亩52600元价格出让该宗土地使用权,共计15511214元;乙方在日照成立项目公司后,将协议中的乙方权利义务交由该公司承接;甲方在协议签订后90天内向乙方交付第一期建设用地,在收到全部土地款后,交付全部建设用地;乙方在协议签订后40天内办理完毕公司注册,并支付第一期土地价款的50%,土地权证办理过程中支付余款,第二期土地价款在甲方办理完毕第一期土地权属证书后一月内开始支付,方式与第一期相同;甲方在乙方分批交付土地价款后60天内将权属文件办理完毕交付乙方;甲乙双方可另签补充协议,补充协议与本协议具有同等效力o协议还对其他事项进行了约定,并附有拟建项目厂址地理位置图、周围现状示意图。
    2006年1月9日,国恒公司召开成立股东会议,决议日照市国泰燃料有限公司出资1000万,北京华本投资有限公司(委托)出资700万元,山东力恒能源有限公司出资300万元,设立山东国恒能源有限公司,注册地点为日照高科技园区;日照市国泰燃料有限公司推荐董事刘明云,北京华本投资有限公司推荐董事纪忠元,山东力恒能源有限公司推荐董事梅在森组成董事会,由纪忠元为企业法定代表人;认为在日照高科技园内申购294.89亩土地的决定正确,确认履行《招商、投资协议书》,尽快使公司的电池项目开工生产。2006年1月16日,国恒公司全体股东选举纪忠元、梅在森、刘明云为公司董事会成员。2006年2月14日,国恒公司取得营业执照。
    国恒公司成立后,于2006年2月17日向日照市东港区发展计划局申请企业超高能钮离子电池生产项目立项,申请建设用地290亩,位于园中北路以南‘园中南路以北、西安北路以西。2006年2月19日,日照市东港区发展计划局向国恒公司核发建设项目登记备案证明书,备案用地290亩。国恒公司于2006年2月24日支纣第一笔土地出让金526万元,于2007年1月5日支付土地出让金5044594元。2006年12月30日,日照市人民政府批复同意国恒公司使用临沂北路西、园中南路北土地面积93099平方米建设铿电池生产厂房,使用期限50年。2007年2月9日,日照市人民政府向国恒公司颁发了上述土地的使用权证书。
        国晖公司系由北京汇顺技术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与澳大利亚籍人纪从晖出资设立的中外合资企业,于2006年4月6日取得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注册资本200万元,法定代表人王海卫。2006年4月30日,开发区管委(甲方)与国晖公司(乙方)签订补充协议,主要内容为,2005年12月27日,开发区管委与中恒公司签订的《招商、投资协议书》中规定,中恒公司在日照市成立项目公司后,承接协议中中恒公司的权利义务,国晖公司于2006年4月6日成立,双方达成如下补充协议:乙方履行原协议中中恒公司的权利义务,其项目用地在国恒公司以西,战地面积61859.5平方米(合92.97亩)在该宗用地批准后将余款一次性付给甲方,甲方及时办理土地使用证。根据上述补充协议,开发区管委将国恒公司现有用地以西、面积61860平方米的土地交付给国晖公司,2006年12月19日,日照市人民政府批复同意国晖公司使用该宗土地建设生产厂房,适用期限50年,2007年1月5日,日照市人民政府向国晖公司颁发了上述土地的土地使用权证书。通过对比国恒公司与国晖公司的土地使用权证书可以看出,国晖公司取得的该宗土地紧邻国恒公司第一期用地在国恒公司以西,处于国恒公司登记备案的290亩用地范围之内,由此可以确定,高科园管委向国晖公司交付的61860平方米的土地,就是《招商、投资协议书》中的第二期土地。
    另查明:中恒公司于1999年4月15日成立,住所地北京市石景山区,经营范围为实业投资、企业托管、投资咨询等,营业执照登记的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梅在森。2005年12月27日中恒公司与高科园管委签订的《招商、投资协议书》,系经梅在森出面与开发区管委联系后签订。梅在森在国恒公司设立时被选举为公司董事,后即具体负责国恒公司的设立、项目建设等事宜,2007年5月从国恒公司离职。
    开发区管委系日照市东港区人民政府在日照市高科技工业园区设立的政府招商引资管理服务机构,2008年1月7日,其名称变更为开发区管委,依据其权贵,其没有出让土地的权限。审理中,因恒公司提交书面申请,撤回诉状中的第二项,要求判令开发区管委继续履行提供土地的义务,将违约出让给国晖公司的土地使用权变更给国恒公司的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认为:开发区管委与中恒公司签订《招商、投资协议书》,主要是对中恒公司高性能鲤离子电池及材料生产项目落户日照市高科技工业园区的具体事宜进行约定,内容属于对双方权利义务方面的规定,因此,该《招商、技资协议书》具有民事合同的性质。虽然开发区管委不具有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的主体资格,但作为政府在一定区域内设立的招商引资管理服务机构,其与投资商达成的有关土地使用权出让方面的协议,经日照市人民政府批准同意后即具有法律效力。开发区管委与中恒公司签订 《招配投资协议书》过程中,双方意思表示真实,协议内容不违反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开发区管委协议出让土地的行为事后已得到日照市人民政府的同意和批准,因此,开发区管委与中恒公司签订的协议具有法律效力。
    国恒公司成立后,按照协议要求积极向有关政府部门申请办理企业项目立项和建设用地审批事项,并依约缴纳了第一期用地出让金,开发区管委亦按照协议约定协助国恒公司办理企业项目审批报备手续,将协议约定的第一期用地提供给国恒公司使用并协助办理审批登记手续,相关政府部门又对国恒公司的立项、用地审批予以批准,通过国恒公司与开发区管委的履行行为及相关政府部们的审批行为,应当视为开发区管委及相关政府部们认可国恒公司是中恒公司在目照成立的项目公司,同意国恒公司承接《招商、投资协议书》中中恒公司的权利义务。而且,中恒公司与开发区管委签订的《招商、投资协议书》,系经中恒公司原法定代表人梅在森出面联络签订,梅在森在国恒公司设立时即出任董事,后具体负责国恒公司的项目建设事宜,基于梅在森的特殊身份和国恒公司设立时的股东会决议足以认为国恒公司就是《招商、投资协议书》中的项目公司。因此,可以认定国恒公司系《招商、投资协议书》的承继者。而国晖公司既无证据证明其系中恒公司在日照成立的项目公司,亦无证据证明其承接了《招商、投资协议书》的权利义务,应当认定其不是协议的承接者。
    在国恒公司承接《招商、投资协议书》权利义务的情况下,据《招商、投资协议书》中开发区管委供地的数量和位置,以及国恒公司获得批准备案的数量和位置,可以确定国恒公司对《招商、投资协议书》中约定的全部土地享有权利。开发区管委未经国恒公司同意,私自与国晖公司在《招商、投资协议书》框架下签订补充协议,将国恒公司享有权利的第二期土地出让给国晖公司,使国恒公司无法取得约定的第二期土地,国恒公司的合同利益受到了损害。从补充协议的内容看,补充协议仅对《招商、投资协议书》项下的第二期土地进行了处分,而没有涉及第一期土地,因此第一期土地已经由国恒公司取得,国晖公司只能通过补充协议取得第二期土地的使用权,由此可以看出,国晖公司在签订补充协议时即已知道国恒公司承接了《招商、投资协议书》的权利义务。而且,国晖公司不是《招商、投资协议书》的合同当事人,不是在《招商、投资协议书》框架下签订补充协议的适格主体。因此,可以认定国晖公司与开发区管委签订补充协议构成相互串通。开发区管委与国晖公司明知补充协议的内容会损害国恒公司的利益,而仍然签订补充协议,将由国恒公司享有权利的《招商、投资协议书》项下地第二期土地出让给国晖公司使用,最终使国晖公司不能按照企业生产项目建设报备规划取得的土地,应当认定为恶意串通,损害了囡恒公司的利益。故国恒公司请求确认二者签订的补充协议无效,符合法律的规定,应予支持。开发区管委关于国恒公司没有证据证明其权益受到损害,无权主张补充协议无效的辩解意见,与事实不符,不予采纳。国晖公司关于国恒公司对国晖公司的土地使用权有争议,应当以日照市人民政府为被告主张补充协议无效的辩解意见,无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国恒公司在诉讼过程中经释明后申请撤回要求判令开发区管委继续履行提供土地义务,将违约出让给国晖公司的土地使用权变更给国恒公司的诉讼请求,系对自已诉讼权利的自由处分,不违反法律规定,应予以准许。
    开发区管委现改称为山东日照高新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其所享有的合同权利义务及承担的法律责任应由山东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承担。
    综上,经本院审判委员会研究讨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一条、第五十二条(二)项的规定,判决:开发区管委与国晖公司签订的补充协议无效。案件受理费46800元,诉讼保全费5000元,由国晖公司负担。
    上诉人国晖公司不服原审法院判决上诉称: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错误。首先,中恒公司签订的《招商、投资协议书》具有法律效力的前提是经日照市人民政府对有关土地出让进行审批准。第二期土地未经日照市人民政府确认,不具有法律效力。一审法院错误认为294.89亩是全部作为高性能组离子电池项目用地。客观事实是294.89亩土地包括了国恒公司开发生产高性能锺离子电池项目用地和国晖公司开发生产材料项目用地以及配套设施用地三部分。对协议中约定的两大类产品生产项目,其中任何一个单一项目,开发区管委、日照市国土局、日照市人民政府都不会同意和批准其占用294.89亩如此之多的土地,这是该协议的大前提。一审法院把大前提搞错了,随后的判断也就全部错了,中恒公司和开发区管委签订招商投资协议书的唯一项目公司和唯一承接者,是完全违背了框架协议的大前提的。其次,上诉人与开发区管委订立的《补充协议》中的土地内容经日照市人民政府全部予以确认,应全部具有法律效力。综上,望二审法院查清事实后,撤销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日商初字第9号民事判决书,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1国恒公司辩称:一、一审判决对招商投资协议书效力的认定和裁判有事实根据,符合法律规定。答辩人在一审中从合同主体、合同内容和合同形式三方面进行了详细的阐述,并特别强调招商投资协议书不能等同于土地出让合同,其所涉用地应当依法办理正式出让手续。综观本案,日照市人民政府和日照市东港区政府及其职能部门确认答辩人是招商投资协议书承接者,并依照该约定为其备案立项,签订土地出让合同等,这些行为都以招商技资协议书合法有效为前提,且各阶段的程序和结果均符合相关法律规定,否则,日照市人民政府决不会批准答辩人的用地,一审法院认定招商技资协议书合法有效,并非仅凭日照市人民政府的批准文件作为依据和理由,国晖公司所谓招商投资协议书法律效力的前提是经日照市人民政府对招商投资协议书中有关土地出让内容的审批,完全是对一审判决的曲解。二、国恒公司招商投资协议书项下的权利义务的承接者,从国恒公司的设立、合同履行和日照市两级政府认可,三个方面足以证明。国晖公司将自己视为另一个承接者,没有提交相关证据予以证明。首先,从投资主体看,一个是个人(外籍人员),另一个是法人(北京公司),但两者都与招商投资协议书的乙方中恒公司没有任何关联。其次,从政府有关文件看,被答辩人获准设立以及经营范围都与其在《上诉状》中所谓的开发生产材料以及配套设施没有任何关联。自2006年4月获准设立至今的近四年时间里,从未实施与高性能铿离子电池及材料生产项目,包括其自称的开发生产材料以及配套设施有关的任何生产经营活动。三、关于招商投资协议书项下高性能锂离子电池及材料生产项目及其用地的问题。从招商投资协议书的字词及其表达的含义看,招商投资协议书项下只有一个项目,双方当事人的权利义务也是围绕着这个项目,只是按照投资计划这一个项目的实施需要分二个阶段进行,与此相对应,项目的用地手续亦分两次办理,并没有包括国晖公司开发生产材料项目用地以及配套实施用地。基于上诉理由,答辩人认为,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日商初字第9号民事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裁判结果正确,因晖公司的上诉请求及理由没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被答辩人的上诉,维持原判。
    开发区管委述称:一、坚持一审的答辩意见。二、开发区管委与中恒公司、国恒公司、国晖公司签订的协议都是通过协商谈判签订的,不存在恶意串通的问题,这种说法没有事实依据。
    本院除认定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外,另查明:2006年4月25日,中恒公司与国晖公司签订协议书约定,中恒公司与开发区管委签订的协议的基础上签订如下协议,一、国晖公司为中恒公司确立的项目基础公司,将承接原协议中中恒公司的权利义务,必要时与开发区管委签订相应的协议予以明确;二、国晖公司与开发区管委时应的协议时,中恒公司提供帮助。
    本院认为:双方争议的焦点问题是因晖公司请求确认开发区管委与国晖公司签订的补充协议的效力问题。开发区管委与中恒公司签订的招商投资协议书,主要是对中恒公司高性能锂离子电池及材料生产项目落户日照市高科技工业园区的具本事宜进行的约定,属于民事合同和行政合同兼有的性质,双方意思表示真实,议内容不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且协议已经履行,应视为有效的法律行为。
    国恒公司成立后,在开发区管委的协助下,国恒公司按照协议约定,向日照市东港区发展计划局申请报备登记,日照市东港区发展计划局批准并核发国恒公司建设项目登记备案证明书,备案用地294.89亩,国恒公司向有关政府部门办理了协议约定的第一期项目用地批准和登记手续,相关政府部门对国恒公司的立项用地批准后,国恒公司依约缴纳了第一期用地出让金,取得土地使用权,上述事实证明,开发区管委将国恒公司视为招商投资协议的承继者。
    在国恒公司承继招商投资协议的权利义务的情况下,开发区管委未与国恒公司协商同意,与国晖公司签订补充协议,将协议约定的第二期土地出让给国晖公司,使国恒公司不能按约取得第二期土地,开发区管委与国晖公司签订补充协议,使国恒公司不能按照企业生产项目建设报备规划取得的土地,侵害了国恒公司的合同利益,开发区管委与国晖公司明知补充协议的内容会损害国恒公司的合同利益,不与国恒公司协商,仍然签订补充协议,将294.39亩土地中的92.97亩出让给国晖公司使用,违反了与国恒公司签订的协议,应视为开发区管委与国晖公司签订的补充协议无效,原审判决补充协议无效并无不当。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国晖公司的上诉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经审判委员会研究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一)项、第一百五十八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6800元,由日照国晖电子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 庆 林
                                                            审 判 员 王 学 礼
                                                            审 判 员 马 红
                                                           二○一○年四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石 磊

关键词:

判例选登

Case Interiors

环周视点||破产衍生诉讼中法人人格否认问题探究
民政部承认公民收养条件过高 将修法鼓励
最高检对山西苯胺污染等四起事故挂牌督办 严查失职渎职
孟建柱在全国司法厅(局)长会议上强调努力在推进平安中国法治中国建设中有更大作为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法律服务和法律保障
曹建明:要严格规范权力行使防止检察权滥用
搜索
济南市人民检察院诉王怀忠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
张春成诉青岛大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买卖房屋合同纠纷案
山东省齐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济南中银实业有限公司对变更申请执行人裁定不服异议案
泰安市安源经贸有限公司与济南人造毛皮厂借款合同纠纷案
王万里诉山东省莘县交通服务公司、蒋高峰运输合同纠纷案
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一次性赔偿办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因垄断行为引发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闲置土地处置办法》
山东省公安厅、山东省司法厅《关于律师查询公民户籍登记资料有关问题》的通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
西原春夫:学习法律学的意义
国人十大丑陋
房地产项目开发具体流程
蝴蝶效应、青蛙现象、鳄鱼法则、鲶鱼效应、羊群效应、此为法则、手表定律、破窗理论、二八法则、木桶理论
红木家具与人体健康
勤奋是成功执业的前提
执业随笔
律师感怀
律师的信仰
少一些急功近利 多一点默默耕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