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英文

总部地址:济南市经十路15982号第一大道(海兰德大厦)11层 邮编:250014
电话:0531—68607171 4006031221 传真:0531—68607999 
版权所有:山东环周律师事务所 备案号:
鲁ICP备09057751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济南

马刚与深圳市朔昌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刘兆瑞、李为国、邓光平和第三人山东东方药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合同纠纷案

2017/12/13 17:16
浏览量
【摘要】: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民 事 判 决 书(2010)鲁商终字第8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马刚,男,1957年7月27日出生,汉族,住济南市历下区燕子山西路58号2号楼1单元202号。  委托代理人:李伟,山东科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马恩云,山东科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深圳市朔昌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福田区财富广场1208房。  法定代表人:王宏宁,执行董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0)鲁商终字第8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马刚,男,1957年7月27日出生,汉族,住济南市历下区燕子山西路58号2号楼1单元202号。
    委托代理人:李伟,山东科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马恩云,山东科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深圳市朔昌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福田区财富广场1208房。
    法定代表人:王宏宁,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姜彩熠,辽宁敬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刘兆瑞,男,1956年8月17日出生,汉族,山东东方药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住济南市历下区燕子山西路58号2号楼1单元201号。
    委托代理人:宋斌,山东方良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李为国,男,1966年1月13日出生,汉族,住济南市天桥区天成路82号楼4单元102号。
    原审被告:邓光平,男,1961年9月4日出生,汉族,山东东方药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职工,住济南市天桥区工人新村南村西区30号楼1单元104号。
    原审第三人:山东东方药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济南市槐荫区二环西路8号。
    法定代表人:刘兆瑞,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葛正礼,男,1961年7月20日出生,汉族,该公司党委副书记,住济南市天桥区西工商河路17号1号楼1单元401室。
    委托代理人:成晟洁,山东方良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马刚因与被上诉人深圳市朔昌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朔昌公司)及原审被告刘兆瑞、李为国、邓光平和原审第三人山东东方药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东方药业公司)股权转让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济民二商初字第4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马刚委托代理人李伟、马恩云,被上诉人深圳朔昌公司委托代理人姜彩熠,原审被告刘兆瑞委托代理人宋斌,原审被告邓光平,原审第三人东方药业公司委托代理人葛正礼、成晟洁到庭参加诉讼,原审被告李为国经本院依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深圳朔昌公司系由滕建东、马进、王宏宁和刘兆瑞于2004年12月16日出资设立。2006年7月25日的《深圳市朔昌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股东会决议》载明:“根据公司法和公司章程有关规定,公司于2006年7月25日在公司住所地召开了股东会,会议由王宏宁主持,全体股东到会,会议符合法律程序,经股东会会议研究决定,通过以下事项:1、根据公司经营战略及经营方向调整等需要,决定转让公司持有的东方药业公司全部股权;2、同意将公司持有的东方药业公司出资1327.57万元(占注册资本的78.8%),按200万元现金转让,其中,转让给马刚的出资663.79万元(占注册资本的39.4%),价格为100万元,转让给李为国、邓光平的出资各为331.89万元(各占注册资本的19.7%),价格各为50万元;3、本股东会决议,东方药业公司股东会通过后,授权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宏宁同该股权受让方依法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协议签署后即可生效。股权依法转让后,公司退出东方药业公司的股东会,权利和义务由接收股权方承继。”决议中署有刘兆瑞、滕建东、马进、王宏宁的名字,并加盖了深圳朔昌公司的公章。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于2009年7月29日作出的(2009)深福法民二初字第909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上述股东会决议无效,理由是上述股东会决议非深圳朔昌公司四股东参与并表决形成,系他人伪造,非刘兆瑞、滕建东、马进、王宏宁的真实意思表示。该民事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落款时间为2006年8月10日的《股权转让协议书》载明:甲方(转让方)深圳朔昌公司,乙方、丙方、丁方(均是受让方)分别为马刚、李为国、邓光平,内容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甲、乙、丙、丁各方经友好协商,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按照公平、自愿的原则,就甲方持有的东方药业公司的股权分别转让给乙方、丙方、丁方的有关事宜,一致达成如下协议,以资各方信守:一、甲方同意将持有的东方药业公司占注册资本39.4%的股权转让给乙方;将19.7%的股权转让给丙方;将19.7%的股权转让给丁方。乙方、丙方、丁方同意受让上述股权,并已协商一致,对受让的股权及比例无异议。二、甲乙双方商定,上述股权的转让价款为壹佰万元人民币。三、甲方同丙方、丁方商定,上述股权的转让价款各为伍拾万元人民币。四、乙方应将转让价款壹佰万元,丙方、丁方应各将转让价款伍拾万元,在本协议签订之日起10日内存入甲方银行帐户。五、甲方依法将股权转让给乙方、丙方、丁方后,甲方在东方药业公司的权利与义务,按股权转让后乙方、丙方、丁方的持股比例,分别由乙方、丙方、丁方享有和承担。六、本协议已经深圳朔昌公司股东会授权签署,自甲、乙、丙、丁各方签字盖章之日起生效。七、本协议一式六份,转让各方、公司存档、报工商部门变更登记各一份。八、本协议在山东省济南市签订。”在上述协议书的甲方处加盖有深圳朔昌公司的公章,法定代表人处签名为王宏宁,乙、丙、丁方处分别署有马刚、李为国、邓光平的姓名。对该股权转让协议书,深圳朔昌公司主张其与前述《深圳市朔昌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股东会决议》是马刚、邓光平、李为国在同一时间用同样的手段伪造的,应为无效;马刚、李为国不认可该股权转让协议书是伪造的,并称刘兆瑞、邓光平虽认可该股权转让协议书是伪造的,但该二人系本案当事人,其陈述不能证明伪造的事实,该股权转让协议书是2006年8月10日刘兆瑞带着深圳朔昌公司的公章与马刚、李为国、邓光平在东方药业公司签订的,马刚、李为国、邓光平都签了字,深圳朔昌公司盖了章,当时王宏宁没有参加签订协议,其签名不知是谁签的;刘兆瑞认可该股权转让协议书是马刚、李为国、邓光平伪造形成的,并认可深圳朔昌公司关于该股权转让协议无效的主张;邓光平称该股权转让协议书是马刚安排其起草的,协议书中深圳朔昌公司的公章是马刚安排其加盖的,深圳朔昌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宏宁的签字是李为国写上的,受让方马刚、李为国和邓光平的名字是邓光平亲眼看着写上的,股权转让协议不是深圳朔昌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其中的日期是邓光平在办理工商登记时填写上的;东方药业公司对深圳朔昌公司的主张没有异议,认为马刚、李为国、邓光平、刘兆瑞取得股权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马刚、李为国为证明落款时间为2006年8月10日的《股权转让协议书》有效,提供了东方药业公司2006年8月10日的两份股东会决议,欲证明东方药业公司工会已放弃了股权受让的优先权。对该股东会决议,深圳朔昌公司主张是伪造的,其法定代表人王宏宁没有来过济南,深圳朔昌公司既没有参加股东会,也没有说要退出股东会,深圳朔昌公司的公章和东方药业公司工会的公章是邓光平盗盖的,东方药业公司的公章就在邓光平手中,由他自己使用,该股东会决议与本案诉争的股权转让协议书没有关联性。刘兆瑞主张上述股东会决议系伪造形成的。邓光平称上述股东会决议是自己起草的,内容是虚假的,日期是在工商变更登记时填上的,深圳朔昌公司的公章是马刚安排其加盖的,东方药业公司工会的公章是邓光平到工会处说有个材料需要盖章盖上的,东方药业公司工会不知道内容,东方药业公司的公章是在工商变更登记提交材料时盖上的。东方药业公司同意深圳朔昌公司和刘兆瑞、邓光平的质证意见。马刚、李为国还提供了东方药业公司的章程、东方药业公司2006年8月10日的股东会决议、东方药业公司指定代表或者共同委托代理人的证明,欲证明新的股东重新通过了公司章程,股权转让是按照公司章程办理的,邓光平办理工商登记变更的行为是职务行为。对此,深圳朔昌公司主张上述证据与本案无关联性,工商登记变更是马刚授意邓光平办理的;刘兆瑞主张上述证据与本案缺乏关联性,邓光平到工商局变更工商登记的依据是伪造的;邓光平主张东方药业公司的股东会决议是马刚安排其起草的,内容是伪造的;东方药业公司同意深圳朔昌公司、刘兆瑞和邓光平的质证意见。
    深圳朔昌公司请求刘兆瑞、马刚、李为国、邓光平赔偿损失150万元,但未提供相关证据证明自己的主张。刘兆瑞、邓光平及东方药业公司对此无异议,马刚、李为国对此不予认可。
    原审法院认为:公司转让其对外持有的股权是关涉公司经营方针和投资计划的事项,根据我国《公司法》及深圳朔昌公司公司章程的规定,该事项得由股东会会议决定。2006年7月25日的《深圳市朔昌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股东会决议》,已被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2009)深福法民二初字第909号民事判决书以伪造为由认定为无效,可见深圳朔昌公司并没有形成将其持有的东方药业公司的股权转让给马刚、李为国、邓光平的股东会决议。从2006年8月10日《股权转让协议书》来看,其主要是落实前述已被确认无效的股东会决议的一种结果,对该股权转让协议书,深圳朔昌公司、刘兆瑞和邓光平均主张不是深圳朔昌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而马刚、李为国也认可深圳朔昌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宏宁没有参加协议签订,协议中王宏宁的签名不是其本人书写,由当事人的陈述可见深圳朔昌公司没有参与股权转让协议的签订。虽然马刚、李为国提供了东方药业公司的有关股东会决议及章程等证据材料,但其不足以证明涉案股权转让协议书是各方当事人协商一致的合意,故对2006年8月10日《股权转让协议书》的效力,不予认定。深圳朔昌公司请求刘兆瑞、马刚、李为国、邓光平赔偿各项经济损失150万元,但其没有提供证据加以证实,马刚、李为国对此亦不予认可,故对深圳朔昌公司的该项诉讼请求,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一、确认落款时间为2006年8月10日,转让方加盖有深圳朔昌公司公章、法定代表人处署名王宏宁,受让方分别署名为马刚、李为国、邓光平的《股权转让协议书》无效;二、驳回深圳朔昌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10455元,由马刚、李为国、邓光平负担99240元,由深圳朔昌公司负担11215元。
    马刚不服原审判决上诉称:一、一审法院未查明深圳朔昌公司取得东方药业公司国有股权违法性的事实,深圳朔昌公司不应成为国有股改制的主体。国有股权股转让应取得政府批准文件,本案中济南市国资委批准的整合重组东方药业公司及东方药业公司国有股权受让人是沈阳北泰,深圳朔昌公司受让国有股未经过济南市国资委的批准文件,其受让国有股权没有法律依据。深圳朔昌公司、沈阳北泰恶意串通,在国有股权转让协议中虚构双方存在控股关系,规避济南市国资委对国有股权受让主体的审批,深圳朔昌公司受让国有股权无效。二、马刚受让东方药业公司股权符合公司法规定,合法有效。1、马刚受让深圳朔昌公司持有的东方药业公司38.4%股权,双方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对公司章程作了相应修改,并进行了工商变更登记。马刚没有参与深圳朔昌公司受让东方药业公司国有股权的过程,也没有参加深圳朔昌公司内部股东会议决议伪造的事实,其取得股权是善意的、合法的。2、深圳朔昌公司转让股权的行为不是王宏宁个人行为,而是公司行为,刘兆瑞作为深圳朔昌公司的执行董事,与马刚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并加盖公章的行为,属于代表公司的职务行为,应由深圳朔昌公司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不能以王宏宁在协议中签字与否而判定股权转让协议是否是深圳朔昌公司的真实意思。3、深圳朔昌公司股东会决议属于公司内部股东行为,是否无效马刚对此不知,不能够因该决议无效,而得出股权转让协议必然无效的结论。三、马刚、刘兆瑞涉嫌犯罪被指其二人侵犯了东方药业公司财产权,而其身份既是东方药业公司股东,又是东方药业公司实际经营者。其二人是否是股东恰是本案查明的事实,该事实直接与刑事案件认定事实相互影响,根据先刑后民的原则,本案应中止审理。四、东方药业公司和深圳朔昌公司委托代理人参加本案诉讼没有经过合法授权,诉讼主体不适格。目前东方药业公司工商登记资料显示的法定代表人是刘兆瑞,而刘兆瑞担任法定代表人的股东会决议已被槐荫区人民法院确认无效。刘兆瑞以东方药业公司法定代表人身份委托代理人参加本案诉讼不合法,本案东方药业公司委托代理人诉讼主体不适格。被吊销执照的法人应成立清算组,由清算组参加诉讼活动,本案中深圳朔昌公司已被工商部门吊销执照,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要么王宏宁代表参加诉讼,要么深圳朔昌公司清算组成立后委托代理人,否则该代理人未经授权,诉讼主体不合法。
    被上诉深圳朔昌公司辩称:一、马刚、李为国、邓光平共同伪造了股东会决议和股权转让协议,且伪造内容完全一致,股权转让协议应为无效。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依法应予维持。二、深圳朔昌公司持有的股权合法有效,是济南市国资委转让给沈阳北泰和深圳朔昌公司的。三、关于中止审理问题,本案是股权转让协议的效力,而马刚涉嫌职务侵占和挪用资金,与本案不是同一法律事实,本案无中止审理的理由。
    原审被告刘兆瑞陈述称:一、马刚等人通过伪造关联文件,非法取得东方药业公司股权,该行为非法、无效。2003年沈阳北泰与济南市市政府就东方药业公司改制重组一事委托马刚担任共管小组的成员及主要负责人,马刚清楚的知道沈阳北泰是东方药业公司的实际控股股东。改制完成后,刘兆瑞与沈阳北泰达成协议将东方药业公司承包给刘兆瑞经营管理。2006年3月和8月,刘兆瑞因病一直在家休养,这期间公司交由马刚代为经营管理。马刚在沈阳北泰、深圳朔昌公司和刘兆瑞均不知情的情况下,指使邓光平同时伪造了深圳朔昌公司的股东会决议和股权转让协议,擅自将股权转让至马刚、李为国、邓光平三人名下。二、一审认定股权转让协议无效,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2005年4月6日深圳朔昌公司免去了刘兆瑞法定代表人及执行董事职务,任命王宏宁担任执行董事和法定代表人,马刚上诉称执行董事刘兆瑞携带深圳朔昌公司公章赴济南协商股权转让事宜,与事实不符。2006年年初因办理东方药业公司年检需要,刘兆瑞将深圳朔昌公司公章带到济南,交给邓光平保管,并告知邓光平此公章只能作年检使用。马刚利用公章在邓光平手中的便利,指使其与李为国伪造了股东会决议和股权转让协议。至于马刚主张的深圳朔昌公司成立后业务发展情况与本案无关。
    原审被告邓光平陈述称:一、马刚在上诉状称其对深圳朔昌公司股东会决议的作出不知情,该说法错误,本案所涉股权的转让全部是马刚安排邓光平办理的,是在马刚的法律顾问于升龙的指导下起草的。二、马刚在上诉状中称“执行董事刘兆瑞携带深圳朔昌公司公章赴济南找马刚,同意将公司持有的东方药业公司部分股权转让给马刚,刘兆瑞的行为符合公司正常经营的职务行为”,这一说法是虚假的,刘兆瑞当时已不是深圳朔昌公司的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所有股权转让事宜刘兆瑞均不知情,都是在马刚指使和安排下办理的。三、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和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公正、实事求是。
    原审第三人东方药业公司陈述称:一、原审判决尊重事实真相,适用法律正确,东方药业公司党委、工会委员会及全体职工坚持支持一审法院判决。马刚在等人为实现个人非法利益,在东方药业公司挂名股东深圳朔昌公司及实际股东沈阳北泰均不知情的情况下,伪造了深圳朔昌公司股东会决议和股权转让协议,并伪造了东方药业公司的股东会决议,严重侵害了股东及东方药业公司的合法权益,其行为理应无效。二、马刚是东方药业公司改制时沈阳北泰委派的共管小组成员及主要负责人,后经沈阳北泰委派担任东方药业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马刚明知沈阳北泰是东方药业公司实际股东的情况下,仍通过伪造一系列关联文件,将股权从深圳朔昌公司变更到其个人名下,其行为非法、无效。现马刚因涉嫌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已被刑事逮捕并审理,东方药业公司现在市、区两级政府工作组的主持下,在沈阳北泰的领导下,已恢复正常生产经营。
    原审被告李为国既未做出陈述,也未参加本案二审诉讼。
    本院经审理查明: 2003年11月27日,济南市化学医药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与沈阳北泰签署整合重组东方药业公司意向协议书。2003年11月28日,济南市化学医药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下发了关于成立整合重组东方药业集团共管小组的通知,马刚是共管小组成员之一。2004年12月17日,沈阳北泰做出任命马刚为东方药业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决定。2005年1月10日,沈阳北泰与深圳朔昌公司签订代持股协议,约定:沈阳北泰将受让股权办理到深圳朔昌公司名下,并由其全面行使对东方药业公司的经营和管理,深圳朔昌公司只是挂名股东,不行使对东方药业公司的实际管理权。2005年2月26日,东方药业公司召开股东会,并形成决议,济南市国资委同意将其持有的东方药业公司的78.8%国有股权转让给深圳朔昌公司,济南市国资委在股东会决议上盖章。同日济南市国资委与沈阳北泰、深圳朔昌公司共同签订了国有股权转让协议书,协议书载明:深圳朔昌公司是沈阳北泰的控股子公司,其全部受让济南市国资委出让的股权,并与沈阳北泰共同承担与济南市国资委约定的全部权利义务。2005年12月,东方药业公司的股东由济南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管委员会、东方药业公司工会委员会变更为深圳朔昌公司和东方药业公司工会委员会,法定代表人也变更为马刚。
    其他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查明的事实相同。
    本院认为,本案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为:(一)本案应否中止审理;(二)东方药业公司、深圳朔昌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委托代理人身份是否适格;(三)深圳朔昌公司与马刚、李为国、邓光平之间的股权转让协议是否有效。
    (一)本案应否中止审理。
    马刚以刘兆瑞涉嫌职务侵占罪,马刚本人涉嫌职务侵占、挪用资金罪为由,要求本案中止审理。而本案系股权转让纠纷,双方当事人争议的是股权转让协议效力,本案的审理无需依上述刑事犯罪案件的审理结果为依据,所以本案不应中止审理。
    (二)东方药业公司、深圳朔昌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委托代理人身份是否适格。
    委托葛正礼、成晟洁参加本案诉讼的主体是东方药业公司,东方药业公司依法办理了授权委托手续,马刚对委托代理人的身份提出异议,但并未否认授权委托书上东方药业公司公章的真实性,所以东方药业公司委托代理人的身份是适格的。2007年11月6日,东方药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刘兆瑞,并进行了工商登记变更。马刚主张2007年10月29日选举刘兆瑞为董事长的决议内容已被槐荫区法院确认无效,刘兆瑞不应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东方药业公司认为其对槐荫区法院的判决不服提起上诉,后济南中院作出了准予撤回上诉裁定,东方药业公司以撤回上诉申请书中“东方药业公司”的公章是马刚私刻为由,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该院已于2009年10月21日立案审查。东方药业公司的现任法定代表人在各方存有争议的情况下,为了公司各种活动的顺利进行,应以工商登记为准。
    深圳朔昌公司的公司章程规定,公司不设董事会,设执行董事一名,执行董事为公司法定代表。2004年12月16日深圳朔昌公司成立,刘兆瑞任执行董事和法定代表人。2005年4月6日,深圳朔昌公司的执行董事和法定代表人变更为王宏宁。2007年深圳朔昌公司被工商部门吊销营业执照。公司被吊销营业执照后,其主体资格仍然存在,其仍然可以委托代理人参加诉讼活动,本案深圳朔昌公司将王宏宁列为法定代表人,并委托代理人参加诉讼,是合法的、适格的。马刚主张现深圳朔昌公司的执行董事为刘兆瑞,本案要么王宏宁亲自代表参加诉讼,要么公司成立清算组后委托代理人参加诉讼,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对此不予支持。
    (三)深圳朔昌公司与马刚、李为国、邓光平之间的股权转让协议是否有效。
    股东会决议无效,并不必然得出股权转让协议无效。但是本案中存有以下情况:首先,经济南市国资委同意,深圳朔昌公司代沈阳北泰取得了东方药业公司的原国有股权,并进行了工商登记变更。马刚作为共管小组成员之一,对东方药业公司整合重组过程,包括深圳朔昌公司的代持股的事实均是知晓的。同时马刚也应当知道深圳朔昌公司对外转让股权,应经过真正股权人沈阳北泰的同意,但本案中马刚并未提供证据证实沈阳北泰同意或知道深圳朔昌公司与马刚等人的股权转让协议事实。马刚主张深圳朔昌公司违法取得东方药业公司国有股权,但未提供反驳证据证实,对此不予支持。且马刚的该项主张也与其本案股权转让协议有效的主张相矛盾。
    其次,从本案股权转让协议签订、内容及履行看。马刚在上诉状中称深圳朔昌公司执行董事刘兆瑞携公司公章到济南与马刚等人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但股权转让协议中并没有刘兆瑞的签字,而有公司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王宏宁”签名,原审中马刚又认可王宏宁没有参加协议签订,王宏宁签名不是其本人书写,马刚陈述与事实不符。内容上,2006年7月25日深圳朔昌公司股东会决议的内容与股权转让协议的内容前后基本一致,股权转让协议是落实股东会决议的结果,而2006年7 月25日的股东会决议已被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认定为无效,理由是股东会决议非深圳朔昌公司股东参与表决形成,系他人仿造。履行方面,东方药业公司的股权虽然已变更到马刚、李为国、邓光平名下,但马刚、李为国、邓光平并未履行协议所约定的支付股权转让款的义务。
    再次,邓光平作为股权转让的经办者和股权受让主体之一,其陈述称:整个股权转让过程都是马刚安排办理的,2006年5月,在马刚的安排下,邓光平起草制作了深圳朔昌公司的股东会决议和深圳朔昌公司与马刚等人的股权转让协议,对于深圳朔昌公司的股东的签字,马刚说找人代签一下即可,“王宏宁”“马进”签名由李为国代为描写,“刘兆瑞”签名由邓光平代为描写,“腾建东”签名由东方药业公司办公室工作人员沈桂芳代为描写,股权转让协议上“王宏宁”签名也是由李为国代签。深圳朔昌公司的公章,为了年检方便,由邓光平暂时保管,马刚就此便利安排邓光平在股权转让协议上加盖了深圳朔昌公司公章。股东会决议和股权转让协议上的时间都是在办理工商登记变更时填写。
    深圳朔昌公司提供了两份东方药业公司的公司章程,东方药业公司工会委员会、马刚、李为国、邓光平均在股东处签字,一份落款时间为2006年5月20日,另一份落款时间为2006年8月 ,两份章程内容完全一致,东方药业公司的股东为东方药业公司工会委员会、马刚、李为国、邓光平,股权比例分别为:21.2%、39.4%、19.7%、19.7%。邓光平质证认为2006年5月20日的公司章程在马刚的安排下制作完成,2006年8月17日办理工商登记变更时,由于落款时间不合要求,又制作了第二份公司章程。两份东方药业公司的公司章程、沈桂芳出具的证明、2007年10月29日的股权变动情况以及自2005年12月至2007年11月16日期间马刚担任东方药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的事实等能够与邓光平的陈述相互印证,证实深圳朔昌公司的股东会决议及本案深圳朔昌公司与马刚、李为国、邓光平之间股权转让协议均是在马刚的安排下,未经深圳朔昌公司的同意,由邓光平私自伪造,是虚假的。
    从以上可以看出,本案股权转让未经深圳朔昌公司协商同意,不是其真实意思表示,且马刚是知晓的,所以股权转让协议无效。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马刚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2800元,由马刚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庆林
                                                                        代理审判员  马向伟
                                                                        代理审判员  王爱华

                                                                         二○一○年五月十七日

关键词:

判例选登

Case Interiors

环周视点||破产衍生诉讼中法人人格否认问题探究
民政部承认公民收养条件过高 将修法鼓励
最高检对山西苯胺污染等四起事故挂牌督办 严查失职渎职
孟建柱在全国司法厅(局)长会议上强调努力在推进平安中国法治中国建设中有更大作为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法律服务和法律保障
曹建明:要严格规范权力行使防止检察权滥用
搜索
济南市人民检察院诉王怀忠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
张春成诉青岛大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买卖房屋合同纠纷案
山东省齐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济南中银实业有限公司对变更申请执行人裁定不服异议案
泰安市安源经贸有限公司与济南人造毛皮厂借款合同纠纷案
王万里诉山东省莘县交通服务公司、蒋高峰运输合同纠纷案
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一次性赔偿办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因垄断行为引发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闲置土地处置办法》
山东省公安厅、山东省司法厅《关于律师查询公民户籍登记资料有关问题》的通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
西原春夫:学习法律学的意义
国人十大丑陋
房地产项目开发具体流程
蝴蝶效应、青蛙现象、鳄鱼法则、鲶鱼效应、羊群效应、此为法则、手表定律、破窗理论、二八法则、木桶理论
红木家具与人体健康
勤奋是成功执业的前提
执业随笔
律师感怀
律师的信仰
少一些急功近利 多一点默默耕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