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英文

总部地址:济南市经十路15982号第一大道(海兰德大厦)11层 邮编:250014
电话:0531—68607171 4006031221 传真:0531—68607999 
版权所有:山东环周律师事务所 备案号:
鲁ICP备09057751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济南

本案是否构成防卫过当

2017/11/24 16:50
浏览量
【摘要】:
【被告人】  李某,男,1967年1月28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个体经营者。2004年10月3日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某公安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5日经批准逮捕。  辩护人:梁弘、袭红霞  【审理结果】  被告人李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  一、基本案情  2005年4月6日,某市检察院提起公诉,指控被告人李某犯故意杀人罪。经法院审理,查明事实如下:  2004年10月3日上午10时许,

  【被告人】
  李某,男,1967年1月28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个体经营者。2004年10月3日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某公安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5日经批准逮捕。
  辩护人:梁弘、袭红霞
  【审理结果】
  被告人李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
    一、基本案情
    2005年4月6日,某市检察院提起公诉,指控被告人李某犯故意杀人罪。经法院审理,查明事实如下:
    2004年10月3日上午10时许,被告人李某去某服装市场送货,因该市场个体司机葛某(男,28岁)的三轮车挡住其路,李某与葛某发生争执,后被人劝走。当日14时许,葛某、孟某(男,29岁)酒后来到某服装市场时恰逢李某,二人遂一起猛击李某的头部,李某见状就跑,二人追上后对李某拳打脚踢,李某恳求他人快打“110”报警,但葛某仍不罢休,继续殴打李某。李某无奈,从衣服口袋掏出一把随身携带的水果刀,朝葛某的腹部和颈部、孟某的胸部各捅两刀,致孟某死亡、葛某重伤。案发后,李某在市场管理办公室负责人的陪同下投案自首。
    二、案件审理情况
    (一)诉辩意见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李某故意杀害他人,致一人死亡、一人重伤,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
    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李某是在被害人对其进行不法侵害时实施的行为,主观上具有防卫的目的,但是防卫超过了必要限度,属于防卫过当,依法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被告人构成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二)审理结果
    法院认为:被告人李某在遭受他人不法侵害时,为制止不法侵害而持刀实行防卫,造成一人死亡、一人重伤的严重后果,明显超过了制止不法侵害所必需的限度,符合防卫过当的特征。鉴于被告人李某系防卫过当,且案发后投案自首,又能积极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应依法减轻处罚,对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二十条第二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被告人李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
    三、律师评析
    本案涉及刑法理论中的防卫过当问题。防卫过当属于防卫行为,但由于超过了必要限度而转化为犯罪。因为防卫过当属于法定的量刑情节,因此是否能被认定为防卫过当意义重大。
    (一)被告人李某是为了制止他人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其行为具有防卫性
    根据刑法第二十条第二款的规定,防卫过当是指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对不法侵害者所实施的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行为。本案中,被害人葛某、孟某一再无端挑衅,对被告人李某狂追猛打,严重威胁了李某的人身安全与利益。被告人李某为避免人身受到侵害,无奈还击制止不法侵害,显然具有防卫的目的,具备防卫行为的主观要件。且李某采取防卫行为时,两被害人的不法侵害行为正在实施,可见李某的行为亦符合防卫行为的时间条件。另外,被告人李某的行为仅对不法侵害者葛某和孟某实施,同时符合防卫行为的对象条件,因此,李某的行为具有防卫性。
    (二)李某的防卫行为明显超过了必要限度,构成防卫过当
    准确把握正当防卫的限度条件,是区分正当防卫与防卫过当的关键。防卫的必要限度应当从以下两个方面来认定:
第一,防卫的必要限度指防卫行为与不法侵害行为具有相当性。必要的限度原则上应以制止不法侵害行为所必需为标准,同时要求防卫行为与不法侵害行为在手段、强度等方面不存在过于悬殊的差异。是否超过必要限度只能在具体案件中去衡量,考量的因素包括不法侵害的行为性质(行为类型、侵害的强度)、侵害人的自身情况、侵害人的手段和工具、防卫人所处的环境等等。本案中,葛某、孟某殴打李某时没有携带任何凶器,采用的手段是拳打脚踢,而李某用水果刀朝葛某、孟某各捅两刀,且本案的案发地点是人群密集的服装市场,不法侵害行为极有可能被市场保安人员制止。因此,李某无须通过剥夺葛某、孟某生命的方式来保护自己。可见,李某的行为已不是制止不法侵害行为所必需,因而是超过了必要限度的防卫行为,属于防卫过当。第二,考量防卫行为是否属于特殊的防卫。如果防卫行为属于刑法第二十条第三款规定的特殊防卫,那么防卫行为则没有必要限度的限制,不存在过当的问题。特殊防卫是指针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的防卫行为。特殊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针对本案,因不法侵害者葛某和孟某仅是殴打李某,该伤害行为未对李某的生命或身体健康造成严重威胁,不能界定为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因此李某的防卫行为不属于特殊防卫,应受到必要限度的限制。
    (三)如何对防卫过当行为定罪量刑
    刑法第二十条第二款的规定,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防卫过当之所以要负刑事责任,主要是因为防卫过当在客观上明显超过了必要限度,造成了重大损害,从而在整体上侵犯了合法权益;同时防卫人具有控制自己防卫行为的能力,但由于间接故意或者过失,造成了重大损害,因此防卫人亦具有主观罪过。综上,防卫过当具有客观上对法益的侵害性和主观上的罪过性,当然具有刑法上的社会危害性,理当成立犯罪。但我国刑法中,防卫过当不是独立的罪名,依据成立何种犯罪即按照何种罪名来定罪。如本案中,面对不法侵害行为,被告人李某用刀捅向被害人,对行为可能造成被害人死亡的结果持放任态度,系间接故意杀人,因此,仍应以故意杀人罪定罪。但是,基于防卫过当的主客观因素,该行为的社会危害性较通常犯罪要小,也减轻了违法性,应当减轻处罚。

关键词:
上一篇:

环周案例

Huanzhou case

环周视点||破产衍生诉讼中法人人格否认问题探究
民政部承认公民收养条件过高 将修法鼓励
最高检对山西苯胺污染等四起事故挂牌督办 严查失职渎职
孟建柱在全国司法厅(局)长会议上强调努力在推进平安中国法治中国建设中有更大作为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法律服务和法律保障
曹建明:要严格规范权力行使防止检察权滥用
搜索
勤奋是成功执业的前提
执业随笔
律师感怀
律师的信仰
少一些急功近利 多一点默默耕耘
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一次性赔偿办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因垄断行为引发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闲置土地处置办法》
山东省公安厅、山东省司法厅《关于律师查询公民户籍登记资料有关问题》的通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
西原春夫:学习法律学的意义
国人十大丑陋
房地产项目开发具体流程
蝴蝶效应、青蛙现象、鳄鱼法则、鲶鱼效应、羊群效应、此为法则、手表定律、破窗理论、二八法则、木桶理论
红木家具与人体健康
济南市人民检察院诉王怀忠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
张春成诉青岛大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买卖房屋合同纠纷案
山东省齐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济南中银实业有限公司对变更申请执行人裁定不服异议案
泰安市安源经贸有限公司与济南人造毛皮厂借款合同纠纷案
王万里诉山东省莘县交通服务公司、蒋高峰运输合同纠纷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