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英文

总部地址:济南市经十路15982号第一大道(海兰德大厦)11层 邮编:250014
电话:0531—68607171 4006031221 传真:0531—68607999 
版权所有:山东环周律师事务所 备案号:
鲁ICP备09057751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济南

违约行为未造成损失如何处理

2017/11/24 16:30
浏览量
【摘要】:
【当事人】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某建设机械公司委托代理人:田宁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某混凝土制品公司【审理结果】二审改判,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一、基本案情2003年4月24日,某混凝土制品公司(下称制品公司)与某建设机械公司(下称建设公司)签订搅拌设备买卖合同,约定建设公司为制品公司生产两套搅拌成套设备,总价款276万元,提货时间为同年5月15日。双方约定合同生效时制品公司付10

【当事人】
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某建设机械公司
委托代理人:田宁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某混凝土制品公司
【审理结果】
二审改判,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一、基本案情
2003年4月24日,某混凝土制品公司(下称制品公司)与某建设机械公司(下称建设公司)签订搅拌设备买卖合同,约定建设公司为制品公司生产两套搅拌成套设备,总价款276万元,提货时间为同年5月15日。双方约定合同生效时制品公司付10%的定金,提货前再付50%,安装调试完毕、交付钥匙时再付30%,余款在安装调试合格后半年内付清。合同签订后,制品公司分别于2003年4月25日、4月29日、5月27日付款5万元、20万元和140万元,逾期付款12天。2003年5月27日,建设公司将设备运至制品公司处,但发现制品公司施工场地尚未硬化,加之连续12天下雨,雨后土地泥泞不堪,无法安装设备。另制品公司因没有办理环保局的相关审批手续,环保局责令其停工,使工期相应顺延。同时,制品公司以建设公司提供的设备中,空压机、汽缸、水泵、蝶阀与产品构成明细表的记载不符,部分设备表面出现铁锈为由,要求建设公司进行整修和更换。对此,建设公司解释称:“因为上述设备的生产厂家已破产(如空压机),无法采购该型号产品,部分设备(如气缸)已被国家明令淘汰,现在设备上的上述产品都是经过实践检验的,比原来的型号更加优异,对设备质量没有任何不利影响,设备完全达到验收条件。”于是,建设公司要求制品公司进行验收,但制品公司以设备不合约定为由拒绝验收。为减少损失,建设公司对设备进行空载试车并取得成功。此后,自2003年7月至2004年5月,建设公司要求制品公司提供负载试车必须的砂石、水泥等物料,但制品公司始终没有提供。另外,国家为保证建筑产品质量,规定制品公司属于特种行业,应当取得相应的资质和相关部门许可才能进行生产。2003年10月31日,制品公司向市建委做出了“关于建设混凝土搅拌站的请示”,其在请示中明确提到“两台HLS-80搅拌设备安装调试完毕”,2003年12月15日,市建委作出“关于对成立‘制品公司混凝土搅拌站’的批复”,批复明确要求制品公司“必须按照规定建立健全质量保证体系及相应的试验室”,必须“持本批复到有关部门办理环保、规划、建设、资质和质检等相应手续后,才可进行生产和施工”,但制品公司仅办理了市建委的批文,未取得生产混凝土的资质。由于双方协商未果,设备至今未更换、整修,亦未对设备进行验收。制品公司后诉至法院,要求建设公司承担因其违约给制品公司造成的损失,制品公司单方委托会计师事务所制作了《盈利预测审核报告》,并以此作为主张损失数额的依据。该《盈利预测审核报告》预测制品公司的经济损失400余万元。
二、一审审理情况
(一)诉辩意见
原告制品公司诉称:原告与建设公司签订工业品买卖合同后,依约向建设公司交付了定金及货款165万元,但被告却未依约履行设备调试和交付义务,经多次与建设公司交涉和催告,建设公司仍不履行合同义务。因此,请求判令建设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及诉讼费用和代理费。
被告建设公司辩称:1、被告并未迟延履行搅拌设备的安装,超过合同约定的施工期限完全是因为制品公司的单方违约行为和不可抗力造成的。2、被告已按双方协议履行完毕,原告再次要求自己履行义务于法无据,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并反诉制品公司支付剩余111万元设备款。
(二)审理结果
一审法院认为:双方当事人签订的工业品买卖合同为有效合同。双方均应按照合同约定严格、全面履行。建设公司因未按约及时履行合同义务,应依法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另外,在建设公司履行义务后,制品公司应按合同约定支付剩余货款。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三十八条、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百六十七之规定,判决如下:1、制品公司与建筑公司继续履行2003年4月24日签订的工业品买卖合同,并于本判决生效后30日内按照合同约定的项目和内容,将设备验收、交付完毕。2、建设公司赔偿制品公司经济损失2,466,858.4元。3、制品公司于设备安装调试完毕之日向建筑公司支付货款82.8万元,余款28.2万元,于安装调试合格之日起半年内付清。
三、二审审理情况
(一)诉辩意见
建设公司上诉称:一审法院认定建设公司违约与事实不符,制品公司的《赢利预测报告》,系单方委托预测的,不应作为赔偿损失的依据,原审法院认定建设公司应赔偿制品公司2,466,858.4元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设备问题并非是制品公司未能办理企业生产经营相关手续的关键。制品公司是由于手续不全,才导致其不能生产。要求制品公司立即支付货款111万元。
被上诉人制品公司辩称:建设公司没有依约交付设备,导致制品公司未能按期投产,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建设公司应承担违约责任。建设公司对山东某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赢利预测报告》不予认可,但又不能提供相关损失计算方法和依据,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制品公司未提供负载试车必须的物料,是在行使后履行抗辩权。建设公司要求支付111万元货款,因该款不属于到期债权,制品公司有权拒付。综上所述,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理结果
二审法院认为:1、制品公司逾期付款12天,存在违约行为,但建设公司在制品公司违约迟付12天货款的前提下,未提出异议并及时发货,应认定为双方以实际行为变更了合同的付款时间。2、建设公司实际提供的设备中空压机、汽缸、水泵、蝶阀等设备与其产品构成明细表的记载不符,建设公司虽辩称该部分更换的设备技术及性能均优于产品构成明细表中记载的设备,但其事前未告知制品公司,事后亦未与制品公司达成合意,构成违约。3、制品公司未按合同约定提供水、砂石料、水泥等负载运行的辅助材料,导致该设备未进行负载试车验收,该结果不是建设公司单方行为造成的,制品公司亦存在违约行为。4、关于会计师事务所《盈利性预测报告》,由于该报告系制品公司单方委托,建设公司对此不予认可,其亦不符合民事诉讼证据规则的相关规定,因此对该赢利报告本院不予认可。5、制品公司作为混凝土搅拌企业,属特种行业。虽然市建委同意制品公司成立预拌混凝土公司,但制品公司仍需办理环保、规划、建设、资质、质检备案等相应手续后,方可进行生产。建设公司的违约行为不是制品公司未能投入生产的根本原因。6、因建设公司违约,其要求制品公司支付剩余货款,并承担逾期付款违约金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综上,虽然建设公司存在交付设备部分不符合合同约定的违约事实,但建设公司的违约行为不是制品公司未能投入生产的根本原因,设备未能负载验收,系双方违约导致,制品公司未能生产经营,是由于其没有办理生产经营的行政许可及设备未能负载调试等多种原因的结果。制品公司提供的《盈利性预测报告》,不但是其单方委托,且未能分析该损失的原因。因此,对于建设公司关于一审法院认定应赔偿制品公司2,466,858.40元,适用法律不当的上诉请求,本院予以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六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三)项、第一百五十八条的规定,二审法院判决:一、维持原审判决第三项;二、变更原审判决第一项“制品公司继续履行2003年4月24日签订的工业品买卖合同,并于本判决生效后30日内按照合同约定的项目和内容,将设备验收、交付完毕。”为“制品公司与建设公司继续履行2003年4月24日签订的工业品买卖合同,双方于本判决生效后30日内按照合同约定的项目和内容,将设备验收、交付完毕”;三、撤销原审判决第二项;四、驳回制品公司其它诉讼请求;五、驳回建设公司其它诉讼请求。
四、律师评析
本案当事人双方都存在违约行为,如何确定其违约责任,以及如何确定违约所造成的损失,是本案审理的关键。本案争议的问题较多,主要涉及双方违约责任的认定,以及建设公司的违约行为是否给制品公司造成了经济损失等问题。
代理律师认真分析上述法律关系后,认为制品公司未能生产的原因并非是建设公司违约所致,建设公司虽然有违约行为,但未给制品公司造成经济损失,依法不应予以赔偿。通过向二审法院阐述上述意见,使二审法院能辩证地认定本案事实,为最终纠正原审错误判决奠定了基础,极大地维护了委托人的合法权益。
(一)制品公司不提供设备负载试验必需的辅助材料,构成合同违约,并非系行使后履行抗辩权
《合同法》第六十七条规定:“当事人互负债务,有先后履行顺序,先履行一方未履行的,后履行一方有权拒绝其履行要求。先履行一方履行债务不符合约定的,后履行一方有权拒绝其相应的履行要求。”从该规定可以看出,后履行抗辩权针对的是异时履行,当先履行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履行义务不符合约定时,后履行一方有权进行对应的抗辩,该抗辩权强调的是对后履行一方经济给付义务的保护,即对价性。行使后履行抗辩权需要具备以下条件:首先,合同双方所负的义务彼此间在经济上具有某种对价性或对等性,如果一方违约,另一方可拒绝履行相对应的对价给付义务。其次,应当符合诚实信用原则的要求,双方负有相互协作、保护、忠实等附随义务,诚实信用原则的这一功能在后履行方面主要表现为,在一方违约时另一方是否有权援用后履行抗辩权而拒绝履行自己的义务,是否逾越了“相应”的界限。如果行使后履行抗辩权,不符合上述条件,即属于合同违约行为。就本案而言,即使建设公司提供设备的部分零件不符合产品构成明细,制品公司也不能拒绝提供负载试验所必需沙石、水泥等物料,即行使所谓的“后履行抗辩权”。因为建设公司提供的部分零件不符与制品公司不提供负载试验所必需的物料之间,二者没有任何对价和对等关系,提供负载试验的物料,并非是制品公司对价给付的经济性义务,也不能导致其合同权利的减少,因此,制品公司不提供负载试车所必需的材料,并不是在行使后履行抗辩权,而是构成实际违约。
另外,制品公司负有提供物料进行负载试车的义务,是根据合同诚实信用原则派生出来的合同附随义务,是诚实信用原则的必然要求,对于诚实信用原则的派生义务,合同当事人是不能进行抗辩的。而本案中,制品公司一方面要求建设公司进行设备负载试验,另一方面又在行使所谓的后履行抗辩权,拒不提供负载试验必须的物料,最后又以建设公司不将负载试车合格后的设备交付使用为由,起诉建设公司承担违约责任,这种做法显然不是在行使后履行抗辩权。如果诚实信用原则派生的附随义务也能援引后履行抗辩权拒绝履行,那么合同法规定的诚信原则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再说,搅拌设备负载试验是搅拌设备投入生产前的必经阶段,只有经过负载试验,才能知道搅拌设备是否具备生产条件,是否能够生产出合格产品。只有经过负载试验,才能确定设备部件能否有效运作,是否需要进行必要的调试和修改,假若制品公司所称的部分部件不符影响到了设备运行,完全可以通过负载试车的方式进行检验和更换,这对制品公司的利益没有任何损害,对合同双方都有益处。在此情形下,制品公司不仅不配合提供负载试验必须的物料,还要行使所谓的抗辩权进行阻挠,显然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退一步讲,即使制品公司在行使后履行抗辩权,根据法律规定其应当通知建设公司,但制品公司从未对建设公司做出任何声明,该抗辩权不能产生法律效力。更何况,在2004年5月24日的信函中,制品公司督促建设公司进行负载试验,证明其已经放弃了所谓的后履行抗辩权,但在督促建设公司负载试车后,其仍然不提供负载试验所必需的物料,也已构成违约。
(二)设备未能验收合格并如期交付,是否系建设公司违约所致
如前所析,建设公司一直要求制品公司提供负载试验所需要的沙石和水泥等物料,但制品公司却始终不予提供,制品公司认为这是在行使后履行抗辩权,认可了其没有提供辅助物料的行为。在制品公司不提供有关试验物料的情况下,建设公司即使是想负载试车,也无能为力。虽然根据买卖合同约定,建设公司负有安装调试交付设备的义务,但若制品公司不提供调试条件,建设公司的交付义务就无法履行。因此,设备未能负载试车交付使用,并非建设公司单方原因所致。在制品公司不提供试车必需条件的情况下,若将合同标的物不能交付的责任全部由建设公司承担,对建设公司来说显失公平。
(三)设备未能验收合格如期交付,是否影响到制品公司生产经营所需相关资质的申请
2003年10月31日,制品公司向市建委做出“关于建设混凝土搅拌站的请示”,其在请示中明确提到“两台HLS-80搅拌设备安装调试完毕”。市建委在此基础上作出了“关于对成立‘混凝土搅拌站’的批复”,原则同意制品公司成立混凝土搅拌公司,并要求制品公司“必须按照规定建立健全质量保证体系及相应的试验室,严格按照国家、省、市有关规定、标准、规范进行生产和施工,确保混凝土成品的质量”。并要求“持本批复到有关部门办理环保、规划、建设、资质和质检等相应手续后,方可进行生产和施工”。由此可见,搅拌设备不仅未影响制品公司生产所需资质的申请,相反上述设备已作为其申办资质时已成就的条件,且市建委的批复明确规定,持本批复到有关部门办理资质手续,并不需要重新审核搅拌设备是否交付,因此制品公司声称“建设公司未能如期验收交付设备,使制品公司无法进行生产经营所需的相关资质的申请”与事实不符,不能成为其要求建设公司承担经济损失的理由。
(四)制品公司的经济损失是否客观存在,建设公司应否赔偿
由于制品公司除搅拌设备以外的其他条件不符合法律规定,其未根据要求办理环保、规划、建设和质检等手续,并建立质量保证体系及相应的试验室,制品公司根本不具备合法生产的资质和条件,依法不能进行任何生产,否则就是违法行为。如果制品公司在没有取得资质的情况下强行进行生产,根据2001年7月1日施行的《建筑业企业资质管理规定》第三条和三十三条之规定,其不仅会被依法取缔,还会被处以罚款并没收非法所得的行政处罚,在违法情形下所获得的利益,属于非法所得,当然不属于“经济损失”。即使制品公司产生经济损失,也是因其不具备生产资质及其他生产条件所致,建设公司没有义务进行赔偿。
(五)建设公司承担赔偿责任是否具有法律依据
制品公司到目前为止仅办理了建委的批准手续,并没有其他批准手续,也未取得生产的相应资质,其根本不具有生产条件。根据《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款之规定,合同违约行为的损害赔偿以发生实际损害为原则,没有损害结果,也就无权要求损害赔偿。更何况,制品公司不能进行生产,是由于其他条件不符合规定所致,两套搅拌设备是否验收交付,与其未取得相应资质之间无任何必然联系,与其所谓的经济损失更无任何因果关系。在此情形下,要求建设公司承担赔偿责任,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关键词:

环周案例

Huanzhou case

环周视点||破产衍生诉讼中法人人格否认问题探究
民政部承认公民收养条件过高 将修法鼓励
最高检对山西苯胺污染等四起事故挂牌督办 严查失职渎职
孟建柱在全国司法厅(局)长会议上强调努力在推进平安中国法治中国建设中有更大作为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法律服务和法律保障
曹建明:要严格规范权力行使防止检察权滥用
搜索
勤奋是成功执业的前提
执业随笔
律师感怀
律师的信仰
少一些急功近利 多一点默默耕耘
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一次性赔偿办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因垄断行为引发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闲置土地处置办法》
山东省公安厅、山东省司法厅《关于律师查询公民户籍登记资料有关问题》的通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
西原春夫:学习法律学的意义
国人十大丑陋
房地产项目开发具体流程
蝴蝶效应、青蛙现象、鳄鱼法则、鲶鱼效应、羊群效应、此为法则、手表定律、破窗理论、二八法则、木桶理论
红木家具与人体健康
济南市人民检察院诉王怀忠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
张春成诉青岛大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买卖房屋合同纠纷案
山东省齐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济南中银实业有限公司对变更申请执行人裁定不服异议案
泰安市安源经贸有限公司与济南人造毛皮厂借款合同纠纷案
王万里诉山东省莘县交通服务公司、蒋高峰运输合同纠纷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