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英文

总部地址:济南市经十路15982号第一大道(海兰德大厦)11层 邮编:250014
电话:0531—68607171 4006031221 传真:0531—68607999 
版权所有:山东环周律师事务所 备案号:
鲁ICP备09057751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济南

连带之债诉讼时效中断效力涉他性规定在企业分立诉讼中能否直接适用

2017/11/24 16:17
浏览量
【摘要】:
【当事人】上诉人(原审原告):某投资公司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某建材厂委托代理人:田宁、赵萃萃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某水泥公司委托代理人:朱峰、白洁原审第三人:某水泥厂【审理结果】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基本案情  1997年12月21日,某铸材公司向建行借款1229万元,某水泥厂提供连带责任保证。1994年12月9日,铸材公司又向建行借款113万元,水泥厂提供连带责任保证。1996年,某天达

【当事人】
上 诉 人(原审原告):某投资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某建材厂
委托代理人:田宁、赵萃萃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某水泥公司
委托代理人:朱峰、白洁
原审第三人:某水泥厂
【审理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基本案情
    1997年12月21日,某铸材公司向建行借款1229万元,某水泥厂提供连带责任保证。1994年12月9日,铸材公司又向建行借款113万元,水泥厂提供连带责任保证。1996年,某天达公司分两次向历城建行借款29.5万元,水泥厂提供连带责任保证。上述借款到期后,借款人未偿还,建行诉至法院,法院判令借款人承担还款责任,水泥厂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因借款人和水泥厂未履行判决义务,建行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后因无财产可供执行,法院下达民事裁定书,裁定中止执行。
    2004年6月25日,建行将上述债权转让给信达公司,并于2004年7月14日与信达公司联合发布债权转让公告。2006年12月12日,信达公司将上述债权转让给某投资公司,并于2006年12月15日联合发布催收暨债权转让公告。
    2008年6月10日,投资公司就上述债权之一,即1997年12月21日的该笔债权,向济南中院申请变更执行人。济南中院于2008年7月24日裁定变更投资公司为执行人。2008年9月18日,济南中院作出(2003)济中法执字第22号民事裁定书,裁定追加建材厂、水泥公司为被执行人,要求建材厂和水泥公司对水泥厂在(2002)济民四初字第76号民事判决书中确认的债权承担连带责任。2008年10月29日,建材厂提出执行异议,济南中院以(2003)济中法执字第22-3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建材厂异议,原裁定继续执行。2008年11月22日,建材厂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复议申请。2010年5月20日,山东省高院作出(2008)鲁执复议字第45号执行裁定书,裁定撤销济南中院(2003)济中法执字第22-3号民事裁定书。
    1997年3月19日,历城区人民政府下发[1997]11号文件“关于同意组建盘龙山建材厂的批复”,同意将某水泥厂原西厂(砖瓦车间)分立,组建建材厂。1999年7月1日,建材厂进行工商登记,住所地为济南铁厂宿舍西邻(许家庄北邻),企业性质为国有,注册资本100万,资金来源水泥厂分离(划拨)。验资报告显示,截止1999年6月29日,水泥厂以实物资产12594003.74元作为投入资金,其中土地107440.63㎡,作价18860128.19元,厂房及设备合计作价833874.81元,承接负债7100000元。1999年7月8日,历城区国有资产管理局下达“关于同意将水泥厂西厂分立为建材厂的批复”,对建材厂的财务情况进行明晰。2001年11月19日,历城区土地管理局向历城区政府请示,收回水泥厂位于王舍人镇的国有划拨土地113066.67㎡(国有土地证号:历城国用【1998】07 39003号)并出让给建材厂使用。2001年11月26日,历城区人民政府批复,同意历城区土地管理局收回水泥厂位于王舍人镇的国有划拨土地并出让给建材厂使用,作为工业用地,出让期五十年。随后历城区土地管理局与建材厂签订《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约定将上述土地出让给建材厂,出让金为4726186.81元。2004年,济南市人民政府为上述土地颁发土地权证。
    2005年1月,因其他债权债务关系,信达公司对水泥厂、水泥公司等就建行转让的其他债务提起诉讼,山东省高院根据信达公司申请,作出(2005)鲁民二初字第3号民事裁定书及协助执行通知书,查封了兴鲁建材厂及水泥厂名下土地使用权。被查封的土地使用权档案中包含了水泥厂西车间改建为建材厂、水泥厂进行改制资产划界,组建兴鲁建材厂及水泥公司等的相关文件。在某投资公司申请追加建材厂、水泥公司以前,建行、信达公司和投资公司均未向建材厂、水泥公司主张过权利。
    二、一审审理情况
    (一)诉辩意见
    原告投资公司诉称:2004年6月,建行将上述债权剥离给信达公司,信达公司又将上述债权转让给原告,并已履行告知义务,原告已合法取得上述债权。经查,1999年被告建材厂从水泥厂分立而来,并接受了水泥厂19694003.74元资产;2000年水泥厂进行改制,划出29152384.02元成立济南市历城区兴鲁建材厂,后兴鲁建材厂与被告水泥公司合并,兴鲁建材厂同时注销。根据民法通则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与企业改制有关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相关规定,二被告应对水泥厂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法院判令二被告对水泥厂所欠原告债务3582.74万元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诉讼费用由二被告承担。
    被告建材厂辩称:建材厂是基于政府行政行为而设立,并非由水泥厂企业分立而来,不应对水泥厂债务承担责任;建材厂占用土地是其成立后通过政府出让行为所获,与水泥厂无任何关系,不能用于承担水泥厂债务;即使是企业分立,原告主张建材厂承担连带责任,也早已超过诉讼时效;原告主张建材厂承担责任已超过保证期间,建材厂不应承担责任。
被告水泥公司辩称:原告已通过(2003)济中法执字第22号民事裁定书申请追加水泥公司为被执行人,原告无权就同一事实再起诉水泥公司;兴鲁建材厂与水泥公司并非合并关系,水泥公司对股东所涉债务无还款义务;即使是企业改制,原告早已知晓水泥公司存在的事实,但直至2008年从未提起任何主张,早已超过诉讼时效。
    第三人水泥厂未出庭答辩。
    (二)审理结果
    一审法院认为:建材厂系水泥厂分立而来,按照法律规定,建材厂应对水泥厂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2005年1月,因其他债权债务关系,信达公司曾对水泥厂、水泥公司等就建行转让的其他债务提起诉讼,山东省高院根据信达公司申请,作出(2005)鲁民二初字第3号民事裁定书及协助执行通知书,查封了兴鲁建材厂及水泥厂名下土地使用权。被查封的土地使用权档案中包含了水泥厂西车间改建为建材厂、水泥厂进行改制资产划界,组建兴鲁建材厂及水泥公司等的相关文件。信达公司此时应知晓建材厂系水泥厂分立的事实,也应知道其债权权益因该分立而受到侵害,至投资公司于2008年6月10日申请济南中院变更其为申请执行人时,已超过两年的诉讼时效,故本案已经超过诉讼时效,原告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关于水泥公司承担责任问题,济南中院已经做出(2003)济中法执字第22号民事裁定,已经追加水泥公司为被执行人,对其在本案中所承担的民事责任,不再予以审理。济南中院最终判决驳回投资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三、二审审理情况
    (一)诉辩意见
    投资公司不服原审判决上诉称:1、本案未超过诉讼时效,分立企业承担的应是侵权责任,本案建材厂系从水泥厂分立而来,根据法律规定应承担连带责任。另根据最高法院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第17条的规定,“对于连带债务人中的一人发生诉讼时效中断效力的事由,应当对其他债务人也发生诉讼时效中断的法律效力”,因本案债权人早已对水泥厂提起诉讼,并经法院判决和执行,故不存在诉讼时效问题,且建材厂从未将分立事实告知债权人,原审判决认定超过诉讼时效是错误的。水泥公司系与兴鲁水泥厂合并而来,兴鲁水泥厂系水泥厂财产所组建,且亦未超过诉讼时效,水泥公司亦应承担连带责任,请求二审法院改判。
    被上诉人建材厂辩称:建材厂已经成立十多年,本案的债权也经多次转让,债权人只要尽到一般注意义务就可知悉分立的事实,经过法院多次执行,在2003年时法院全部已经中止执行,此时债权人应知道其债权收到侵害,应当起算诉讼时效。本案不存在诉讼时效涉他性问题,建材厂承担的连带责任,是依据企业分立而产生,与诉讼时效司法解释所规定的连带债务人不一致,并非是同一法律关系的连带责任承担者,且本案属于债权请求权,适用诉讼时效有关规定符合《民法通则》有关诉讼时效的立法本意,投资公司的上诉没有法律依据应予驳回。
    被上诉人水泥公司辩称:本案已经超过诉讼时效,济南中院也已经做出(2003)济中法执字第22号民事裁定,追加水泥公司为被执行人,现又提起诉讼,属于重复诉讼,应当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第三人水泥厂未出庭答辩。
    (二)审理结果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三笔债权在法院于2003年执行中止后,债权人已经丧失了对水泥厂的执行期待。自此开始,债权人向其他债务人的追偿权的诉讼时效开始起算,而建行和信达公司并未主张过权利,投资公司直到2008年6月10日才申请法院执行追加,此时早已超过两年诉讼时效,且不存在债务人放弃诉讼时效抗辩权的情形,本案无论是建材厂还是水泥公司,均不应再承担连带责任。最高法院关于诉讼时效的司法解释第17条诉讼时效涉他性,是为了保护平行关系的连带之债债权人的利益,本案建材厂、水泥公司与水泥厂并非是同一层次的债务人,承担连带责任的理由亦非同一法律关系,水泥厂承担的是担保法律责任,建材厂和水泥公司承担的是基于企业分立而产生的侵权之债,在债权人仅向水泥厂主张权利的情况下,不能推定该主张对建材厂和水泥公司当然产生中断效力,诉讼时效应分别起算,诉讼时效涉他性问题不适用本案。故投资公司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最终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四、律师评析
    自从最高法院出台了《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以后,对于该司法解释中第17条诉讼时效涉他性问题,产生了很多争议,山东省高院通过对本案的判决,更加明确和细化了连带债务人的界定范围,纠正了诉讼时效涉他性过度适用的偏颇做法,让我们对诉讼时效涉他性问题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和把握。对于本案诉讼时效涉他性的分析,我想分三个层次来进行。即1、对债务人的强制执行中止后,对其他连带债务人追索权的诉讼时效该何时起算;2、如何推定本案债权人已经明知水泥厂分立的事实;3、诉讼时效涉他性问题究竟该如何理解。
    诉讼时效的目的是为了督促权利人在权利受到侵害后及时地行使权利,从而维护社会经济关系的稳定和发展。为此,《民法通则》第137条规定,诉讼时效应从权利人知道或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算。本案中,涉案的三笔债权于2003年被法院以水泥厂无财产可供执行为由裁定中止执行,被中止执行后,债权人就应当意识到其权利可能会落空,已经无法通过法院强制执行的手段来清偿债权。自此时起,权利人如想获得债权,就应依据其他法律关系积极向其他债务人追索,故此时债权人向其他债务人的追索权的诉讼时效就应当开始起算。本案投资公司认为,只要法院判决并执行水泥厂,债权人对水泥厂的债权就不存在超过诉讼时效问题,那么债权人可以对水泥厂的其他连带债务人随时主张权利,这种理解显然不符合诉讼时效制度的立法本意,也不利于经济社会的稳定,背离了设立诉讼时效制度的初衷。所以,至2008年投资公司申请法院执行追加建材厂、水泥公司时,就已经丧失了诉讼时效,该认定完全符合诉讼时效制度的有关规定。
    虽然建材厂和水泥公司自水泥厂分立时,未将分立情形告知债权人,但这并不妨碍推定债权人应当明知这一事实。自1997年政府部门批准建材厂设立,到1999年办理工商注册登记,相关文件材料中均含有分立材料,且工商登记具有公示法律效力,自登记之日亦可推定债权人对上述分立情形的知悉。另外,信达公司在2005年1月对水泥厂、水泥公司诉讼时,已经申请法院查封了水泥厂的土地使用权,而水泥厂的土地档案中对该部分事实也有充分的记载,说明信达公司对此亦是明知,以此推定债权人已经知道分立事实,并非是空穴来风,具有一定的事实依据。
    如前所述,投资公司认为法院判决并执行水泥厂后,根据诉讼时效涉他性问题的规定,本案的诉讼时效对水泥厂的连带债务人——建材厂、水泥公司,一直处于中断状态,无需债权人再对该两者主张。对此问题主要是对连带债务人的范围进行界定,通过对该司法解释第17条的认真研读,可以看出该连带债务人指向的是同一平行法律关系的连带债务人,如合伙人对外承担的连带责任,即平行关系的连带债务人。本案中,投资公司是以企业分立为由要求建材厂、水泥公司承担连带责任,两公司承担责任的基础是产生了新事实,基于企业分立事实产生的连带之债与原来借款担保的基础法律关系,不是平行的法律关系,即建材厂、水泥公司与水泥厂并非同一层次,亦非同一法律关系,不能当然推定对水泥厂主张了权利,即对建材厂、水泥公司就主张了权利。因为相较水泥厂而言,建材厂、水泥公司除了可进行保证抗辩以外,还有一个企业分立事由的抗辩权,如果认定诉讼中断对建材厂、水泥公司当然有效,势必剥夺了两公司对企业分立的抗辩权。因此,诉讼时效涉他性对本案不适用,二审法院维持原判是正确的。

关键词:

环周案例

Huanzhou case

环周视点||破产衍生诉讼中法人人格否认问题探究
民政部承认公民收养条件过高 将修法鼓励
最高检对山西苯胺污染等四起事故挂牌督办 严查失职渎职
孟建柱在全国司法厅(局)长会议上强调努力在推进平安中国法治中国建设中有更大作为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法律服务和法律保障
曹建明:要严格规范权力行使防止检察权滥用
搜索
勤奋是成功执业的前提
执业随笔
律师感怀
律师的信仰
少一些急功近利 多一点默默耕耘
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一次性赔偿办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因垄断行为引发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闲置土地处置办法》
山东省公安厅、山东省司法厅《关于律师查询公民户籍登记资料有关问题》的通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
西原春夫:学习法律学的意义
国人十大丑陋
房地产项目开发具体流程
蝴蝶效应、青蛙现象、鳄鱼法则、鲶鱼效应、羊群效应、此为法则、手表定律、破窗理论、二八法则、木桶理论
红木家具与人体健康
济南市人民检察院诉王怀忠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
张春成诉青岛大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买卖房屋合同纠纷案
山东省齐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济南中银实业有限公司对变更申请执行人裁定不服异议案
泰安市安源经贸有限公司与济南人造毛皮厂借款合同纠纷案
王万里诉山东省莘县交通服务公司、蒋高峰运输合同纠纷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