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英文

总部地址:济南市经十路15982号第一大道(海兰德大厦)11层 邮编:250014
电话:0531—68607171 4006031221 传真:0531—68607999 
版权所有:山东环周律师事务所 备案号:
鲁ICP备09057751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济南

理论研究

Theoretical Research

浅析《最高院关于审理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件法律适用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的理解与适用

2017/11/24 11:21
浏览量
【摘要】:
内容摘要:近年来,伴随金融租赁公司陆续加入到融资租赁行业,以及外资融资租赁公司的审批权下放、内资融资租赁公司试点步伐的加快,我国融资租赁公司的数量、业务总量均呈现高速增长的态势,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也持续增长。由于融资租赁合同关系的特殊性,如何在保障出租人租金债权的同时,避免承租人的双重损失,成为解决融资租赁合同纠纷的难点问题。在司法解释出台之前,租赁公司为全面保护自身利益,通常会既主张租金又主张所有

  内容摘要:近年来,伴随金融租赁公司陆续加入到融资租赁行业,以及外资融资租赁公司的审批权下放、内资融资租赁公司试点步伐的加快,我国融资租赁公司的数量、业务总量均呈现高速增长的态势,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也持续增长。由于融资租赁合同关系的特殊性,如何在保障出租人租金债权的同时,避免承租人的双重损失,成为解决融资租赁合同纠纷的难点问题。在司法解释出台之前,租赁公司为全面保护自身利益,通常会既主张租金又主张所有权,而各法院对此审理大相径庭。本文拟通过对信达金融租赁公司诉基德公司、舜园公司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一案的简要介绍,浅析《最高院关于审理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件法律适用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的理解和适用问题。
关键词:融资租赁 支付全部租金 解除合同 取回租赁物
  一、 案情简介
  2011年10月26日,信达金融公司与基德公司签订《融资租赁合同》及相关附件,合同约定:基德公司以筹措资金为目的,将其拥有真实所有权并有权处分的租赁物转让给信达金融租赁公司,再由信达金融租赁公司出租给基德公司使用;租赁物的转让价格为人民币8000万元,租赁期限为3年,共12期,起租日为2011年10月27日;租赁利率为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人民币3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上浮20%,概算租赁总额按照等额本息法计算,租金为人民币90749340.04元,每3个月支付一次;租赁物的留购价格为人民币80万元,租赁保证金人民币1200万元,租赁服务费人民币240万元;如基德公司出现未按时、足额支付任何到期租金、租赁保证金、租赁服务费或其他应付款项等违约情形时,信达金融租赁公司有权立即向乙方追索合同项下所有到期未付租金、逾期利息、全部未到期租金、其他与本合同相关的应付款项,有权终止本合同等。合同还对损失赔偿金、到期未付租赁的逾期利息及其他违约责任进行了详细约定。关于租赁物所有权的转移问题,双方还约定,信达金融租赁公司向基德公司支付转让价款之时租赁物的所有权归信达金融租赁公司;租赁期间届满,在基德公司清偿完毕本合同项下应付信达金融租赁公司的全部租金及其他应付款项的前提下,基德公司按留购价格向信达金融租赁公司支付留购价款后按“现时现状”留购租赁物,取得租赁物的所有权。2011年10月26日,舜园公司向信达金融租赁公司出具《不可撤销的保证函》一份,承诺为上述《融资租赁合同》及合同附件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合同签订后,信达金融租赁公司依约将租赁物的转让款支付给基德公司,基德公司亦按期支付了第1期租金7562445元。根据合同约定,基德公司应当于2012年4月27日支付第2期租金7562445元,2012年7月27日支付第3期租金7562445元。但经信达金融租赁公司多次催索,基德公司至今仍未支付,且舜园公司亦未履行保证责任,信达金融租赁公司便于2012年10月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1)基德公司支付全部到期和未到期租金、留购价款及逾期利息;(2)判令舜园公司承担连带责任;(3)判令租赁物所有权归基德公司所有;(4)本案诉讼费全部由两被告承担。

案受理后,我所积极协调山东高院尽快安排开2012年11月6日,法院作出(2012)鲁商初字第38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基德公司向信达金融租赁公司支付全部到期和未到期租金、留购价款及逾期利息(计算至2012年7月31日)共计人民币71835196.08元(自2012年8月1日至本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的逾期利息按照合同约定计算);舜园公司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在两被告付清上述款项前,编号为【XDZL2011-047】《融资租赁合同》项下租赁物的所有权属于信达金融租赁公司。如两被告未按指定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400976元,诉讼保全费5000元,共计405976元,由两被告共同负担。
二、案件分析
本案所涉融资租赁属于售后回租式的融资租赁,案情基本内容可以概括为承租人因拒付租金而出现违约情形,出租人同时向法院诉请支付全部租金和解除合同、收回租赁物的情形,这也是近年来人民法院在审判实践中经常遇到的案件。在《最高院关于审理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件法律适用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出台之前,《合同法》第248条规定“承租人应当按照约定支付租金。承租人经催收后在合理期限内仍不支付租金的,出租人可以要求支付全部租金;也可以解除合同,收回租赁物。”该条规定,字面意义为出租人在承租人逾期支付租金时,享有请求支付全部租金和解除合同、收回租赁物的两种请求权,其并未明确禁止同时主张该两项请求。但是从诉讼法的角度来看,诉请全部支付全部租金和请求解除合同、收回租赁物是两个相互矛盾的诉讼请求,这样必然会导致案件无明确诉求,如果在同一个判决中作出支持或者驳回这两项诉请,将会使出租人矛盾的诉讼请求带入到矛盾的判决当中。因此,在司法实践中,正确判断解除合同、取回租赁物与支付全部租金的关系,仍然是审理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中的关键所在。
三、立法现状
我国《合同法》第248条规定了承租人按期给付租金的义务,并同时规定了承租人拒付租金的违约责任承担方式,即: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不支付租金的,出租人可以要求支付全部租金;也可以解除合同、收回租赁物。但是出租人是否可以同时主张请求支付全部租金和解除合同、收回租赁物,争议较大。作为出租人的租赁公司多认为,融资租赁合同最基本的特征是物权与债权保障的双重性,出租人应当享有可以同时请求支付全部租金和解除合同、收回租赁物的权利。然而全部租金与租赁物价值存在对应关系,如果两项请求允许出租人同时得到支持,就等于出租人获得了双重利益,承租人遭到双重损失,这显然违背民法的公平正义原则。
2013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就融资租赁合同司法解释稿广泛征求社会各界意见,并引发了融资租赁行业及相关法律人士的热烈讨论。【1】2014年2月,最高人民法院正式公布了《关于审理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并于2014年3月1日起正式实施。该《解释》第二十一条第一款明确规定“出租人既请求承租人支付合同约定的全部未付租金又请求解除融资租赁合同的,人民法院应告知其依照合同法第二百四十八条的规定作出选择。”由此明确了出租人只能择一提起诉讼请求。此外,该《解释》第二十一条第二款规定“出租人请求承租人支付合同约定的全部未付租金,人民法院判决后承租人未履行,出租人再行起诉请求解除融资租赁合同、收回租赁物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
四、立法争议
承租人未按期支付租金是融资租赁合同中最主要的违约形式,也是出租人提起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之诉的最主要原因。因此,该《解释》第二十一条在向社会征求意见时就引起了广泛的关注。综合当时讨论意见,对于承租人出现拒付租金的违约情形时,出租人所能行使的救济方式问题,理论界与司法实务界共有以下几种观点:
(一)出租人可以同时向法院主张请求支付全部租金和解除合同、收回租赁物。
该种观点是大多数融资租赁公司所希望的,他们认为:第一,融资租赁合同最基本最主要的特点就在于同时具有物权和债权的双重保障,既能融物也能融资,二者不可分离,否则会让本身就处于相对弱势地位的融资租赁公司,陷于一种不安的状态。如果司法实践中明令要求仅能行使一项权利,则不符合融资租赁原有的初衷。第二,根据《合同法》第248条的规定,在承租人违约时,出租人既可以请求支付全部租金,也可以请求解除合同、收回租赁物,其字面意义上并未禁止二者同时被主张。结合本案审判实践,本案即为出租人同时主张上述两项请求,并且两项请求均得到法院的认可。因此,该种情形的发生也是审判实践中的常有之事。
但是该种观点并不符合法学理论原则及诉讼法相关要求。从法学理论角度分析,对于出租人请求给付全部租金的诉求,实际上是要求承租人继续履行合同,所体现的仅是要求租金加速到期。而出租人要求收回租赁物的诉求则是合同解除的表现形式。一个是继续履行合同的诉求,一个是解除合同的诉求,两者同时主张,必然相互矛盾。从诉讼法角度分析,对于出租人同时提出两个相互矛盾的诉讼请求,应视为没有明确的诉讼请求,不符合法院受理民事案件的要件,应当驳回出租人的诉讼请求。但是司法审判实践活动,往往与这一理论并不一致。
(二)出租人请求支付全部租金的,可以同时请求确认出租人对租赁物的所有权,如承租人拒不履行的,出租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执行无需另诉。
    该种观点认为:第一,一个本身具有物权和债权双重保障的融资租赁关系,如果必须要经过两次诉讼才能达到保障债权的目的,不仅与立法初衷相悖也会无端导致讼累。第二,出租人可能享受双倍赔偿的问题在实践中发生的可能性很小,因为几乎所有的融资租赁合同均对租赁物及所剩债权的返还规则有约定。
但是,这种通过执行程序直接以租赁的价值优先受偿的观点,其实行存有法律上的不足。第一,融资租赁物在法律上仍属于出租人自己所有,能否诉请法院执行自己的所有物,现行法律并无规定,法院受理的可能性较小。第二,收回租赁物属于解除合同的诉请,构成独立的诉,不应在执行程序中予以解决。第三,对于租赁物的清算问题,应以实体判决为依据,不能仅以支付租金的判决为基础,通过执行租赁物而优先受偿,否则有违程序法之基本原理。
(三)出租人请求出租人支付全部租金的,如获胜诉判决,出租人不得再诉请解除合同、收回租赁物。
该种观点坚持:第一,如果允许出租人再诉,则违背了一事不再理的诉讼法基本原则。第二 ,如果允许另诉,将会产生两份判决,若两份判决均胜诉,则会造成承租人的双重损失和出租人的双重受偿。
五、对《解释》第二十一条的理解与适用分析
(一)对《解释》第二十一条的理解
《解释》第二十一条第一款明确了承租人逾期付租时,出租人只能择一行使选择权,要么诉请支付全部租金,要么诉请解除合同、收回租赁物,二者不可同时诉请。如出租人同时向法院诉请上述两项请求,法院应当向出租人释明仅能择一行使,释明后出租人仍不选择的,法院应当驳回起诉。该条《解释》第二款是对出租人请求承租人支付全部租金但未能最终实现时,可以通过另行起诉解除合同、收回租赁物的途径来救济的规定,并且明确法院应当受理。
(二)对《解释》第二十一条的适用分析
    1、对于全部租金的范围适用问题
本条解释中所指的全部租金,是指全部未付租金,即既包括全部已到期、未支付的租金,也包括全部未到期的租金。在金额上,出租人诉请承租人支付全部租金的数额,是融资租赁合同中约定的承租人在合同履行期间应当向出租人支付的所有租金的总和减去承租人已经实际支付的租金。在法理上,支付未到期租金的诉请,是要求提前支付。从实际损失的角度来看,考虑到租金的时间价值,提前支付全部租金必然比到期支付租金的实际价值要高,但此为对承租人违约的惩戒,《合同法》第248条所指的全部租金亦未要求考虑全部租金的贴现值,与相关国际公约的规定也是一致的。
2、对于两个诉请的关系分析
根据本条《解释》第二款的规定,承租人不予履行法院对支付全部租金的判决,出租人另行诉请解除融资租赁合同、收回租赁物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此时应当注意的是出租人在第二个诉中,可以同时请求解除合同、收回租赁物并赔偿损失。有关损失赔偿额的确定问题,可按照本《解释》第二十二条的规定处理。
3、对于两份判决并存时的效力与执行问题分析
遵循该《解释》第二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很可能会出现出租人同时持有两份获胜生效判决,并申请法院分别执行租金债权与租赁物的情形。在审判实务中,也出现了此类案例。但是,应当明确的是出租人诉请解除合同、收回租赁物的判决实际上是对支付全部租金的判决后承租人未履行该判决的事实认定。因此,新判决的效力在法理上实际已替代了既有判决。如果作出两个案件的判决的法院不是同一个法院,且出租人同时以两个判决为依据分别申请执行时,承租人可在执行程序中对第一个判决提出执行异议,故实际上并不会导致承租人被双重执行,出租人双重受偿。

参考文献:
[1]胡代光、高鸿业主编:《西方经济学大辞典》,经济科学出版社2000年版。
[2]魏振瀛、徐学鹿、郭明瑞主编:《北京大学法学百科全书·民法学·商法学》,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
[3]李树成:“融资租赁法学界定之比较研究”,载李鲁阳主编:《融资租赁若干问题研究和借鉴》,当代中国出版社2007年版。
[4]梁慧星:“融资性租赁法律问题研究》,载《梁慧星文选》,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

 

【1】 上海市租赁业协会、浙江租赁业协会、中国融资租赁三十人论坛等行业协会、团体分别就该司法解释稿进行了专题研讨,可见融资租赁行业对该司法解释的重视。相关报道亦可参加赵慧利:“融资租赁司法解释征求意见稿圆桌讨论:保护出租人就是保护承租人”,载《第一财经日报》2013年4月12日。

关键词:
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一次性赔偿办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因垄断行为引发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闲置土地处置办法》
山东省公安厅、山东省司法厅《关于律师查询公民户籍登记资料有关问题》的通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
环周视点||破产衍生诉讼中法人人格否认问题探究
民政部承认公民收养条件过高 将修法鼓励
最高检对山西苯胺污染等四起事故挂牌督办 严查失职渎职
孟建柱在全国司法厅(局)长会议上强调努力在推进平安中国法治中国建设中有更大作为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法律服务和法律保障
曹建明:要严格规范权力行使防止检察权滥用
勤奋是成功执业的前提
执业随笔
律师感怀
律师的信仰
少一些急功近利 多一点默默耕耘
搜索
西原春夫:学习法律学的意义
国人十大丑陋
房地产项目开发具体流程
蝴蝶效应、青蛙现象、鳄鱼法则、鲶鱼效应、羊群效应、此为法则、手表定律、破窗理论、二八法则、木桶理论
红木家具与人体健康
济南市人民检察院诉王怀忠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
张春成诉青岛大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买卖房屋合同纠纷案
山东省齐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济南中银实业有限公司对变更申请执行人裁定不服异议案
泰安市安源经贸有限公司与济南人造毛皮厂借款合同纠纷案
王万里诉山东省莘县交通服务公司、蒋高峰运输合同纠纷案